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禁无设定重置!虽然也没改啥,但加了张彩(?)图嘛

铭尔:

名称:心之书

主人:由天一制造并拥有,后赠予封不觉

姓名:禁无

外貌:面容阴郁,皮肤白皙如纸,显出些许病态,瞳色是纯粹的黑,看不清瞳孔。黄种人身高一米八六,身形瘦削,黑发垂直腰际,身着质地优良的黑色西装,着装与天一类似,但要整洁许多。

性格:表面上是个严谨的人,但在心底深处存有常年累积的被抑制的的疯狂。

心思缜密,思维逻辑强,但表达上总会有些跳脱。长期的死宅生活让他习惯了不去动弹,能说话解决的事绝不动手。

了解人心,由于能力的原因,已经对“罪”太过熟悉。常年以“工具”自居,对于通过自己导致的严重事态毫不在乎,认为这与自己无关。

虽然本人不承认,但性格和天一越来越像了。

喜恶:欣赏心灵上的强者,正因为明白那有多难做到,所以无论如何都会保有尊重。

喜欢依赖药物所产生的深层睡眠。与血枭一样,人们的心声会不受控制地钻入脑海,禁无厌恶这种感觉,但几千年过去,他已经习惯不表现出这种厌恶。这也是他嗜睡的原因。

禁忌:咖啡洒到自己身上。这绝对不能忍。

备注:禁无没有瞳孔,因此旁人一般无法察觉到他的注视,但被禁无盯住的人,都会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禁无战力并不强,但和天一的复生一样,对于他而言,没有死亡这一说。贩罪宇宙的复生地点是书店的书柜,惊悚宇宙是封不觉家里的书架上。在没有固定复生点前,会随机从一书体中出现。
其人形状态严重受损后会恢复书体模样,再次化为人形时创口会消失,如果书体被破坏至不可阅读则会失去效用,禁无无法利用此书本再次出现,书本也不能再显示心声。

常规情况下还是很礼貌的,会称呼天一为主人,但行为也不是特别恭顺,这跟某人的人品有关。天一的朋友称先生,而惊悚宇宙会直呼封不觉的名姓。

禁无认为一生中最棒的时间就是在封不觉能力觉醒前呆在封不觉书架上的那段时间(s2到s3期间),是几千年来唯一一段观测不到任何心声的清闲时光。是几千年来唯一一次休假。

心之书,用来监视本宇宙的生灵,能够看到人的心声的,一本黑色的、很厚实的书。

宇宙中意识体所在另一纬度,无空间无时间虚无之境,也是触及世界核心的所在。

心之书便是由天一制作的通向意识核心的一个人为端口,除了因领悟使意识层面上升的能力者外皆能被心之书所搜寻到。心之书搜寻后将心声抄录出来,显示在黑书上。

禁无与心之书是共存共生的,如果说心之书是通往核心区的门,禁无就是门把手。

(题外话,罪之笔是通过心之书接触核心直接对其中包括世界在内的意识体进行改写,而心之书本身是不能对其中做出任何影响的。除了觉哥的【真理之谬】外,天一作为传述者兼心之书的创造者,也是能直接接触核心的。

【意识空间中没有时空感,一片虚无中有看不见的浪周身涌动,有一种拥挤的错觉。我只能听见声音,它们重叠反复,随浪涌动。与常人不同,这些话语我都能听清。

死者的浪沉子脚下,很深,很重,我需要翻起水花才会有声者传出,也是一片纷繁。

犹出千万时间凝聚成一点,听到它们时,我能清楚地知道他们属于谁,又属于哪时那地。

我尝试去接触我要找的那片浪,当它开始在我脑内清晰呈现时,转述便开始了。由于没有时间感,即使是在意识空间,那接触也需有一瞬。

我必须要听着这绝大多数都是垃圾的东西在脑中复述需要的片段,直到书本被合上。】

听到的声音不定会记住,但转述过的东西会存在于禁无的记忆里。
禁无的记忆库很大,这对他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禁无思考并不消耗现实时间,如果可以回答的问题都是张口就讲,但过多的思考会使他精神疲劳。

本体脱离意识空间后那些音浪仍然存在。就像从没被关严的门中泄露出来的,轻微了不少。当禁无将法意力集中在某人身上时,就能读取心声了。这是不受控的,只要意识接触就会开始读取。

不是同一宇宙的不能读取,在游戏中除玩家外的衍生者和npc这类不算生灵的也听不见。

心之书进本属于道具类,不是玩家。与其他数据不同的是心之书是可以通过其他书体自由进出游戏的,从数据视角观测是一个扭曲空间的黑洞,也就是维度通口,通口内无法解析。意识空间相比,禁无的数据直接就被扭曲了掉了,无法观测。(倒是挺唬人的,但意空里啥也没有,命法还不算生灵,s2时觉哥已经觉醒了能力,加之心之书只有在s2 -s3有机会进入游戏,由于进行了一次宇宙穿行,在惊悚宇宙听不见心声。

不过之后生宇宙生灵就都被登记了。)

以出身来讲,

心之书和命运属于一个都属于贩罪宇宙的人为制造品。一个由天一创造,一个由术士编写。只要书打开,禁无就必须进入意空之内,开始搜寻并转述所需传达的信息.(只需让信息流与自身接触即可)

这是必然的契约设定,禁无作为灵魂体是可以同时存在于多个空间的(并不会玩消失) 当重新依存于书中时人形才会消失,可以随地变回书体也可以以任意一本书体变成人形。(扔书的移什么的省省!)

书可以有很多本,禁无甚至可以同时转述数本书的内容。因为意空中无生间无时间,所在的位置和翻阅的时间并没有什么意义。

于是说,禁无是没办法单方面罢工的。

在书翻开后,里面一定有你所需的文字(只要你要求的人是可观测的)就算禁无不想干话,他也只能能在意空干耗直到就到求干活为正,在此之前在现实世界不会有时间流动。

禁无无法创造出书体,只有书主可以(天一和觉哥)

被创造出来时,禁无就是个普通的少年,一个遗忘了自己全部的灵魂,被束缚拖出轮回的灵魂。他只是一个在不正常的环境里中成长起来的人类,因为自身存在的不真实感,他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工具的位置上,他几乎不会去思考“为什么”,在他的认知中,他存在的意义是执行与帮助,而非共情与了解。在早年他因此而尝过了太多的失意与负罪感,也因此学会了悲观与淡漠。

悲观的态度和被动的全知,他几乎会对一切事情选择放任自流。

尽管在爱情中会温柔如水,满足对方的一切,却绝不会去追逐想要离开的人。

让一个习惯了等待的人去选择不要,去选择忘记,比让他去追要容易的多。

禁无没有自我毁灭的欲望,更多的是自我放弃,放弃改变和挣扎。

没有所谓的拥有便不在乎什么会变得更糟,总的来况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与他相处就仿佛对着一团棉花,无趣总是会有的。对于他而言,开导从来不会有作用,也很难因为谁而去改变,有时这真的很让人生气,不过即使生气也不会起什么作用。

如果有谁让禁无认为自己真的是一个人了,这些才有可能改观,但如果禁无一直把自己当活生生的人来看,现在早就疯了。

如果“工具”这种认知是错误的,千年的时光烙下的印子却也已经太难取下了,也许取又下了这个印子,换来的是更深的痛苦。

禁无喜欢依靠药物进入深睡眠,本拥有人类灵魂的他痴迷于梦境,记忆异常的他所作的梦没有哪个不是无比真实。但他却无法长眠不醒,醒来时仍站立在无形的浪中,反复折磨。他对于失去已经太熟悉了,早就过了患得患失的阶段,明知不得长久,却也比永远无法拥有要好些。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