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宿命【八】 冰源

我想,无论什么困难,我都是我,不过你说得对,我是要走出去,而且我一定要走下去。”

白凝冰眼中闪过了赞许之意,看来是他想太多了。这才是古月方源,那个男人的心智了不是谁都能有的,除了磨练,本来的底子也肯定不差,我担心他做什么。

“随便你罢。”白凝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随手从空窍中探出一只淡蓝色的蛊虫,扔给了方源。

少年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蛊虫。要知道一般这种小型蛊虫一只比一只脆弱,一米高的距离都能直接给摔死,白凝冰空窍里应该没有太弱的蛊虫,他可以随便扔,方源可不能随便接。

果不其然,白凝冰扔出的蛊虫还真是足够稀罕了,是一只二转冰系蛊虫“冰甲蛊”,催动后可以在身周形成一道足够厚的寒冰屏障,要知道大部分防御蛊虫都是直接进行肉身强化,身体多少都要有些负担,而这只冰甲蛊却只是消耗很少的真元即可催动,在这小小的青茅山当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了。

“这是给我的?”

白凝冰没搭话,就这么看着方源。方源咽了口吐沫,没敢炼化,就这么安静地把手中的蛊虫收入了空窍。

由于白凝冰外貌惹眼,酒馆里的人早就开始注意他们了,现在两人又转送了一只二转蛊虫,可以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小二见状忙点头哈腰地跑来献殷勤:“两位蛊师大人,我们这有上好的青竹酒,二位大人要不要来尝尝?”

白凝冰没动,方源倒是问了一句:“是白给吗?”

那上挑的眉毛,那上挑的语气,那狐假虎威的状态,白凝冰手里的酒差点没冲着方源砸过去,这个方源简直有辱蛊师尊严!

别说白凝冰,连小二都没想到对方会给出这么没品的提议,但他看白凝冰脸上青筋都快冒出来了,也没敢提出异议。“对对对,是白给您二位的,我这就去给您拿来。”

“我看您二位也是第一次来,可能没个印象,我们酒馆可也有些年代了,这酒也是青茅山一等一的!当年那花酒行者就曾来过我们着喝过酒,还提了词嘞。”

等酒上来后,那小二就不走了,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起了他们酒馆的招牌。白凝冰虽说反感,但见方源听得津津有味,也就没将人赶走。

“我们酒馆可也有些年代了,当年那花酒行者就曾来过我们着喝过酒,还提了词嘞。”

“花酒行者可是五转蛊师,别的不说,我知道花酒行者手中有一头著名的千里地狼蛛。这可是五转坐骑蛊虫,体型庞大,极为擅长钻土地遁。花酒行者是魔道中人,能纵横潇洒,就是靠着这头千里地狼蛛,使得他屡屡从正道人士的包围网中地遁逃走,风光不小阿。”

“那花酒行者在青茅山出没,极为嚣张,青茅山上没人看的惯他,最后让古月家族族长打败,跑进了青茅山山林之内,再没人见过他。”

白凝冰听着听着,忽的想起了一件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方源当年第二次与自己相见,骑的正是那花酒行者的千里地狼蛛!一时间答案昭然若揭,线索也被串在了一起。是花酒行者,方源当年找到了花酒行者的遗藏!以后的古月老祖一定也与此有关,那阴阳转生蛊就在青茅山内!

想至此处,白凝冰心中是无比地兴奋,他一把抓起对面的方源,拉着他就要往外走。

“走,跟我进山!”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