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明丐〗同性相斥【十九】

郭山做完工作后十分愉悦,他把陆佑安可能的行动摸地透透的,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不怕他不上套,只要他把那酒喝了,定是春风一度。去酒桌遣散那些商客的时候听说陆佑安连刀都没带就让人把他领上二楼的时候郭山都快乐翻了,所得知的一切都如他所想,以至于当他推门进来的时候见到这般的陆佑安时,竟一时未能反应过来。

面前的陆佑安笑的灿烂,催郭山把酒喝了。郭山哪敢喝啊,就算陆佑安没加东西,自己加的料也够他受的,“谁知你是不是加东西了,你先喝。”郭山歪了歪头,盯着陆佑安,没多做什么反应,陆佑安也没对此感到意外,只是收起了那个过于灿烂的笑容,站起身,向郭山走来。男子一手持刀一手端酒,步伐平缓,似乎并不着急。“我想没必要再加什么了,这原装的也挺够意思的。阿山可藏了不少好东西呢。”陆佑安挑了挑眼角,放低了声音“我还以为阿山还挺喜欢的那一晚呢。看来是我做的还不够多。”白发男子轻笑一声,异瞳中暗光流动,盯瞧猎物般不肯将目光从人身上移开半分,郭山陡然一惊,药效如何被发觉的他也不知,他下意识地想要离开,却又被那战意感染。白发男子那双常年见惯了血腥眸子不自觉透漏出杀意和疯狂,而今这战意蒙上了暧昧和欲望,危险又惑人,似要将面前的人生生蚕食。这让郭山感到了威胁,这神情他还未见过,若之前见过,他定不会让情况落到此般。前夜里的温情万不是此人的本性,郭山一时被那温情蒙了眼,才想出了这么一局带有玩笑意味的计划。他不该提前对人出手的,单凭这副骄傲与疯狂,只可能是不断的压迫与侵略,怎可能轻易雌伏?若想占有这个人,就必须做好粉碎对方的准备。陆佑安不愿被强迫,郭山也是一样,前夜里他默许了陆佑安的行径,那是他自己决定的,被压制是强者难以接受的耻辱,而今他不愿意,那谁来也要滚蛋。

两人似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出手,郭山一掌震开陆佑安持杯的左手,杯子飞到墙边摔的粉碎,而陆的匕首也掠过了郭山肩头――这是郭山侧身躲避的结果,那匕首原是直冲咽喉刺来的。郭山低骂一声,长的好看有什么用,果真是个疯子。虽说五命丹的解药还在陆佑安手里,但郭山一点也不想在这种时刻落于下风,若这疯子要下死手,他定然也不会留情,青竹棒在手,竹棒拨开匕首,右掌以降龙伏虎之势重重落下,丐帮武学讲究大开大合,行有青龙相伴,掌风间盈余真气,嘶吼的龙影威势震天,重重击打在陆的心口,陆佑安心口一闷,只觉嗓口发甜,喷出一口鲜血,那掌风仍未消散,如龙衔咬住人的身躯,将陆带出数米远,重重撞在墙边。

两人身上都见了血,但谁都没有收手的意思,郭山在将人打飞后丝毫不减攻势,提棒再次冲来,陆佑安眼中精芒更盛,沉重的伤势丝毫没有削减他的战意,似乎早就如此期许着这一战,对陆佑安来说,厮杀和情事同样令人兴奋,他满意地扫视着冲向自己的男人,这世俗缠绵丝毫未能磨灭的他的棱角,像一柄刀,无论是扮成如何模样,出鞘便是无比的锋锐,不为任何而臣服,只属于他自己。就像自己那样。

这种人实在是讨厌,因为他太过难以预料,难以征服,但此刻陆佑安却非常想要得到郭山。

想要得到他的身体,他的鲜血,他的狠厉,他的温存,他的灵魂,他的心。

药物的制约此刻显得如此无用,能做的就是打败他,然后征服他,在美妙不过。

在青竹落下的前一刻,陆佑安调整好了姿势脚下运势乘气劲朝前方掠去,与郭山的攻势擦肩而过,他的目标是郭山进门时放下的包裹,郭山意识到此事的时候心下一沉,可已经收不住了,墙边的东西被自己打了个稀烂,等他再回头的时候,陆佑安已然从包裹里取出了他的双刀,圣火纹路蔓延在刀身四处,闪着异色奇芒,银光耀耀。

“现在,我再不会被你打到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