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十八】

陆佑安把酒倒好后,往其中一杯里加了点料――上好的春夜散,这东西陆佑安随身带的不多,不过也够用的了。加了料的杯子被他推到对面,随后他在主座仰坐着,一副放荡公子的模样,美滋滋地等着郭山回来。他到没多大信心郭山会喝了那杯酒,但他有信心在人反应过来之前把酒给人灌进去,这是对自己身手的自信。

正等的无聊,忽听得有人扣门,扣门声慢条斯理的,不像是郭山。陆佑安皱眉,颇有些不悦地拿出黑巾带好。

“屋里的朋友行个方便,让李妈妈下来吧。我们有事找她。”

陆佑安心有犹疑,他是不准备放人的,或者说他不准备放活人下去,毕竟这些人刚被自己威胁过,如果一会郭山没有别的安排,不如杀了省事。正想着,门口那人又言道:“别想不开,她们没那个胆子出卖你的,我也不会,放心吧。”

数秒的沉默过后,陆佑安撇了撇嘴,“进来说话吧。”

“先说好,是那醉鬼碰了我之后自己扭到脖子了,顶多算误伤。”

“那也得算误杀。”那人叹了口气,声音沉稳却不低沉,非要说的话,十分清亮,一股文邹邹的气质。陆佑安带着黑巾,看不见来人的形貌,但大概猜得应是一位文生公子,不过从言论间透露出对生杀一事的漠然来看,定然不是什么正经文生,陆佑安猜不到,也就不去猜了。

“你把那酒鬼处理了?”

“没呢,不过我自然是可以处理。若能结个善缘倒也不错。”

“这样啊――”陆佑安把头一歪,露出笑容,伸手做了个请式,“那就结一个吧。我敬你一杯。”

“免了罢,酒有些浑了。”

陆佑安仍看着他笑,摸不清在想些什么,“你的名字?”

“秋白,免字。没什么好记的。”说罢,秋白离了桌前,敲了敲里屋的门,把李妈妈叫了出来。“你的名字。”语气平稳到无趣的地步,完全看不出是在询问,也不像是在等回答,是个怪脾气。不过陆佑安也是个怪脾气,所以倒不会因此生气,他仍旧坐在主座上摆弄着酒杯,一直到秋白拉着人走离了房门,在关门前一秒才给出回答。

“弥劫。”

声音很小,几乎不可能听得见,但秋白的动作却为之一滞。

陆佑安似乎觉察到了这点,吹了声口哨,那门口的人没再问什么,

“你那杯酒,也浑。”

说罢,关门走人,陆佑安愣愣地保持着把玩酒杯的动作,半晌才算回过神,摘下黑巾冷着脸从里屋抓出一位姑娘,把酒给人灌了下去。

陆佑安面对姑娘逐渐泛红的脸颊,逐渐紊乱的呼吸,逐渐娇软的身体,不禁骂了句脏口。骂的当然是郭山,肯定又是他的主意,当真是贼心不死,俩人都想一块去了。随后陆佑安连轰带赶地把那些女子全都弄出了屋子,等郭山真的推门进来的时候屋里只剩了一位拿着小刀的陆佑安,还有一杯放在桌前的酒。

见人终于来了,陆佑安烦躁的表情瞬间换成一副灿烂的笑容,温馨又和睦“阿山这趟真是辛苦了,来喝点酒?”

――――――――――――――

整理了一下剧情,还真是长TuT,估计不会比 赤鬼昼行 要短了,但没有当时那么多空闲时间,所以如果出现前后文风不一致这种问题,,唯有qaq。现在只能保证会讲完故事, 很多地方实在力不从心,有些难过。

多谢大家喜欢,明明有这么多不足,还有人支持我,在这里感谢了(鞠躬)。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