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明丐〗同性相斥【十六】

郭山起身时,陆佑安突然隐隐觉察到不对,还未来得及回应,转瞬间,郭山的脚步声已被淹没在纷乱之中,他这才反应过来,现在他一个睁眼瞎,根本没办法跟上郭山。权衡后,他暂且放弃了跟过去的打算。毕竟自己是个“瞎子”,还是特可怜的那种,不能勉强自己在人来人往的酒楼里瞎转悠。

“嗯?弥老弟,郭兄这是要去做什么?”

“只是些小事情。”陆佑安掩饰神色,摆出一个笑容,“一会就回来了。”

“那就好,哎,弥老弟,说起来你跟郭兄不是本队商旅,你也不像本地人,之前一直在什么地方行事的?”

陆佑安只道他们之前在中原一带四处奔波,具体点的都没有讲——他怕编的跟郭山的说法不一致。陆佑安并不想暴露二人的身份,这对两人都没好处,尤其是自己,因此他不能暴露自己没瞎的事实,只得暂且呆在这跟几人扯淡,边扯边思索郭山临走前那句话的用意。

二楼的第三隔间。郭山真会在那里等他?

随即他便把这个想法否了,他还真没精虫上脑到真的相信郭山这老狐狸,就算是有性趣也不能冒失行动,陆佑安狂,但并不是傻,仔细想来,郭山的离开确实蹊跷,应该说从今天肯带自己出门开始就很蹊跷,被蒙住眼睛使陆佑安不能随意行动,郭山还有意把他带进人堆,就是想看住他。虽然不是很清楚,但郭山肯定有事瞒着他,极有可能是某些未告知自己的情报,而情报指向的就是这酒楼中受邀的某位商客。这个情报点,可能与他有益,也可能有害,凭郭山的人性,绝无可能被卖了还反替人数钱,他是不可能乖乖和自己绑在一根绳子上的,郭山是他必须谨慎使用的双刃剑,也是一位合心意的对手。

现在的陆佑安无法确定郭山往哪里走了,如果郭山骗自己,他也无从分辨,只能靠自己应变。前去或者观望;隐身或者伪装;丢弃郭山,或者接受挑战?

思虑片刻,陆佑安已有了主意,若要想不陷入被动,这酒楼是非探查不可的,既然郭山决意要到这里来就说明这里必定有些必要的东西。对于他来说,能找到商队那些暗旅人员信息最好不过了,之后的事情他完全可以一个人解决,也不再需要郭山了――这也是他原本来白龙口的目的,郭山再有趣,也不过是个意外之喜。

“阿山耽搁的时间有些长了,怕不是与人起了口角,我想去寻他,这酒楼我不熟悉,前辈能不能帮引个路?”陆佑安故作为难,向身旁的一位商客请求道。

“当然可以了,”那人似乎笑的很得意,陆佑安撇撇嘴,这人刚刚趁郭山不在,擅自坐到了郭山的位置上,正好挡住了他离桌的位置。用我扶着吗?”

“前辈在前面走就行了,我跟得上的。”

“何必如此见外呢?”说着,他不顾男人的拒绝,一把揽住了人的肩膀,活生生一副流氓样子“那有劳前辈了。”陆佑安也没有再反抗,顺应着起了身,那人也没想到陆佑安答应的如此痛快,脑中不禁闪过许多轻浮的画面,可等两人都站起来了,却不如他想的那般。陆佑安再漂亮也是个男人,西域人在体型上又很占优势,实际上他是比郭山还要高些的。刚刚两人都坐着还显不出来,站起来那人生比他矮了一头,非要抬着胳膊才能搂住人的肩膀。这画面就有些好笑了,那商客居心不良,存心想占陆佑安便宜,此刻也不禁犹疑,即便对方是个瞎子,可要真反抗起来,自己到底能不能打的过他?正当心虚,便抬头瞄了一眼,陆佑安似是猜到他心中所想,低头朝他一笑,商客猛地一惊,手触电般的收回。再反应过来时竟有些后怕。明明笑的那么好看,却不带一丝温度,像猛兽露出獠牙那般令人胆寒。

“怎么了前辈?”

“没事。。。没想到弥。。。兄有这么高啊。”

“大概是遗传吧。”说这话时,陆佑安已经把头抬了起来,那商客才算松了口气。

是错觉吗?

不,好像不是,那笑容虽是收回了,可周围空气还是冷的,仅仅是呆在人的身边就刺地他骨头发麻,也不知是做什么的,让人从心底发怵。想到这他心底暗骂,这种扮猫吃虎的大爷怎么就让自己碰上了?他一个小小百姓,哪招惹得起这种江湖人?

正发愣时,陆佑安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人吓了一激灵“上楼的楼梯,怎么走?”

“啊!啊这边走就是了!”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白发男子轻笑一声,似乎心情并不差,拍了拍身边人僵硬的身体,边走边用无所谓的态度言道:“你看,我又没有带刀。”陆佑安现在心情确实很好,以至愿意与这种渣滓开些小玩笑。至于那个令人胆寒的笑意,他也懒得再去掩饰。他终究是个杀星,除去了那些冗余的压抑和伪装,他有一百种方式让人惧怕。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