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十五】

“带我一起去呗。”陆佑安环住郭山的腰,侧卧在床上,用手挑拨郭山的发梢。

“哦?你认为我拦得住你?”郭山挑眉。昨天一夜云雨,两人亲近了不少,炮友身份坐实了,这猫儿的态度也软了许多。平时都是自己贴过去现在倒是换了过来,和娃娃似的,粘在自己身上不下来,也不知在想什么。郭山有点不爽,昨晚的情事综合来说实在糟心的很,简直是被摆了一道。郭山虽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但陆佑安一脸满足的样子,实在是欠收拾。

“隐身没意思,我要你带我进去。不行吗?”陆佑安眨了眨那双妖孽般的眸子,装作乖巧的样子。

郭山也眨了眨眼睛,心想这猫儿到底打的是什么鬼主意。郭山留了一手,有些情报他并没有告诉陆,这次他是去取证的,本就防着陆佑安。郭山从来不信陆佑安会乖乖待在家里,早准备找个办法绕圈子把跟踪甩掉。但要他真同意被带去,倒是好办了,明的总比暗的好牵制。想到这里,郭山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拍了拍陆佑安的脸颊。“我没什么意见,去也可以,不过你得配合我。”

陆佑安被拍的一哆嗦,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应了“你说了算。”

之后郭山嘱咐了陆佑安一些要求,陆佑安一一答应。出门的时陆佑安只是带上了那条黑色长巾,并没有把伤疤画上。两人此行要前往城西商市参加商会的募集宴。本来郭山是没想让陆佑安帮忙做什么的,可这苦劳力自荐就不用白不用了。到了酒楼,陆佑安不负所期地达成了郭山的目的,招人。陆佑安这张脸很是极品,即便隐去眉目也不能流俗,反倒衬得人更加白皙精致了。就算陆佑安穿的还是那身马匪装束,也总招着人往他们这桌凑。凭着出色的交际能力,郭山和几人很快熟络起来,陆佑安跟着打哈哈应和,几人相谈甚欢。

那边主桌的人一一落座,小二们便开始添菜补酒,主桌那边为首一人起身环敬了一圈,在众人的应和下这酒席才算正式开场了。

菜很快便上齐了,郭山刚拿起筷子,身侧的陆佑安拽了拽他的衣袖,郭山回头,正迎上陆佑安微含笑意的面容。陆佑安指了指自己遮掩双目的黑巾,轻唤一声阿山,语气里满是温情。陆佑安真的很好看。与往常决然不同的表现令郭山产生了某种错觉,甚至有一瞬出神。不过随即他便停止了这种想法,清楚明了,这猫儿是要我跟我演戏玩呢,也是,失明地人怎么加菜呢?一瞬间郭山便恢复了之前的神态,手中的筷子夹起的菜肴没有放入盘碟,而是直接送喂到陆佑安口中。

“小心,有些烫口。”

“嗯。”

这样的亲密举动两人做起来毫无阻碍,心里却各有各的想法。郭山不太明白陆佑安怎么会想出这一套来,虽说平日里两人暧昧不断,但还真没有过这般温和地接触,两人性格都较为偏激,隔层纱的事情做的都少,别说这种除了情趣毫无意义的举动了。对于郭山来说,伪装是一种常态,而陆佑安则真的是上手很快了。不但心安理得地接受着郭山的照料,还经常不经意流露出稍显狡黠的笑容――当然只有郭山留意到了这点,这也使郭山十分不快。

估计这猫儿就是准备让他伺候他来着。

可郭山怎么可能乖乖从这里伺候人?别说是这个陆佑安了,天王老子也不行。他注定是要把这不快扩散些了。酒至三巡,酒馆中的气氛已经已经完全热起来了,郭山已见有几人开始离席敬酒,知时机已到,准备从席间抽身离开。郭山准备了个损招,这次说什么也得坑这猫崽儿一回。在一次交杯之时,郭山顺势低头咬住了陆佑安的耳廓,仍保持着和善的笑容,厮磨耳语“别从这装模作样,跟我去二楼的第三隔间,让你吃个饱。”陆佑安的耳畔很敏感,再加上此时失去视觉,刺激更甚。郭山此举完全是在撩火了,郭山还真有阵子没敢这么在他面前嚣张了,即便是昨日,这也是万万没有的。暗示的话语完全激起了陆佑安的好胜和欲望,郭山感觉到面前的人微微颤抖,似乎有些意动,郭山嘴角撇出一抹坏笑,随后迅速起身离席,什么都没说,留下有些错愕地一众商客大步离开了主厅。

――――――――――――――――――――――
断更了大概有,,俩月了?(不要打我)
因为tag冷我也就不弄什么前文链接了quq大家自己回去找找剧情吧(千万不要打我)
以及十二章里出现的陆佑安的那位老熟人,不小心名字跟敖泽这个可怜鬼起重复了所以改为 陆余欢
接下来有很长剧情线要走,希望不会不耐烦啦quq
谢谢催更的小天使!谢谢大家还在看!总之,更新继续:D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