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明丐〗同性相斥【十一】

有些出乎意料,郭山回到住所时屋内没有开灯,也没有那位白发男子的身影,甚至连声音都没有。

“佑安?”

郭山按了按太阳穴,点起烛火仔细查看这家店铺附带的房间,房间不大,郭山很快就转了一圈。一切都和自己离开时一样,陆佑安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是自己暴露了么?

郭山抿唇,他自认自己做的没有什么纰漏,在街巷“碰巧”遇见一些混子,自己出手“过重”,理应到官府“自首”。因为有受害者的关系,被杀的人也没有什么背景,自己可以不受刑法全身而退,而自己暗中联系“那人”也不应会被察觉,就算陆佑安真的一路跟着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反应过来。自己的谋算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陆佑安没有回来,今晚自己需要解毒的啊。
郭山忽然想起了昨日的偷饭事件,眉毛一挑,他不会是等我做饭吧?脑海里浮现陆佑安吃鱼糕的样子,郭山咂咂嘴,似乎有这种可能。郭山转身进了厨房,案台底下还有一些米肉,他手艺不错,没用多长时间几道饭菜便上了桌。郭山拿了两副餐具,放好后,离开了房间在门口等候。等待的滋味不好过,这铺子地处偏僻,连行人都没有多少,郭山索性闭上了眼睛。

什么声音都没有。三更鼓打,他没有继续等下去,一桌不算丰盛的家常菜已然凉透,根本没被动过。

郭山自嘲地笑了两声,陆佑安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幼稚,幼稚的只有自己,他就是不准备回来的。看着这桌凉透的饭菜,郭山笑容僵在了脸上。自己为什么会去做这桌饭?刚才自己那种愚蠢的期待是怎么回事?一股无名火从心中窜起,自己这辈子就没这么丢脸过,像个傻子一样等人回来还亲自做了饭,对方竟然还放了鸽子!毒还没有解他却不回来,对他来说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吗,自己输了吗,他竟然真的想自己死吗?

“哗啦――”

无法自控,郭山一掌拍在实木桌上,强大的掌力直接将桌子打碎,一桌饭菜全被打飞,随着餐具的碎裂,房间被郭山弄得一片狼藉。

挫败,难堪,他从未有过这种心情,接连又是几掌打在墙上,整个屋子被打得吱呀呀乱颤,发泄般的破坏之后,郭山忽然一惊,忙运气调息让经脉平和运转,自己怎么会如此失态,那五命丹可不是在开玩笑,郭山从没对此事有过放松,毒性应该还可以抑制延缓,郭山不怕死,可也不想死的这么憋屈。姓陆的那孙子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为什么还不回来!要是自己这次没死,定要他付出双倍代价!

心境稳定下来,郭山回到房间自行运气稳固经脉,他自知这样不可能阻止毒性发作,只能做到尽量延缓,能撑多久是多久了。切,把自己的命放到别人手里还真是让人不爽。大约到了四更天,郭山双目隐隐开始作痛,这是毒发的征兆,废双目,阻耳舌,应该是缓步进行的。随着时间推移,郭山脸色苍白,大颗汗珠从男人额上滚落,疼痛到了难以忍耐的地步,郭山觉得自己眼睛可能已经废了,耳膜也在不断嗡鸣,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在模糊的意识里,似乎自己的唇被人吻住,随着那人的侵略,痛感开始消退。郭山缓缓睁开双目,眼帘中映入的是一双异色眸子,神色焦急。

郭山嘴角微微上扬,痛感一经消退,疲倦感如潮水般涌来,想要骂出的话到了嘴边只剩下了几个字。

“你还是来了。”

――――――――――――――
下章发车wwwww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