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明丐〗同性相斥【九】

“你别着急,计划早就有了。吃口鱼酥?”郭山拿出一块糕点,展示了一下就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你倒是心大的很。”白发男子身形显现,反手将双刀挂好,直接把郭山手中的糕点整盒接到手中,刚刚郭山陪着张武司喝酒时他一直在窗外旁听,暗沉弥散他虽用的娴熟,但要一直维持着也要耗费不少体力。正是饭点,人本来就饿,空腹就算了,还要看着别人吃,陆佑安心情自然是不好。
鱼糕蒸的松软,入口即化,香甜的味道透入心扉,陆佑安眼睫一颤。他爱吃甜食,平日里自然吃过不少好东西,这红鹤楼的鱼糕也称不上有多精良,不过如今他是饿了,吃什么都觉美味。陆佑安习惯吃东西时探出舌尖去舔吮指腹,郭山见他这副样子觉得有趣,笑容也收不住了。平时疯的疯,狂的狂,这样的人竟也会乖俏的和猫儿一样?大概四五块吃下去后,明教弟子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郭山,“这鱼糕是你特意给我带的?”
“那是自然,我早就吃饱了不是?”
“嗯。。。”陆佑安垂下眼睫,似乎在想些什么,没再出言。
接下来郭山把自己的大致想法给陆佑安讲了一下,混入商队是必须要做到的,可以从比较边缘化的商户入手,直接取而代之;尽量搜出情报,之后顺藤摸瓜,由陆佑安负责找到当天埋伏的杀手,将暴露身份的问题加以挽回,也就是杀剐随意。最后再将消息告知府衙,转移仇恨点,令敖灵来对付残党即可。
这个计划如果执行妥当,自是极好。自己负责暗杀,难度不高,经过上次交手他对目标的实力也都有了估量,都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只要他提供的信息无误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这个计划仍然带给了陆佑安隐隐的不安。这个计划中大部分都要由郭山完成,不是担心他做不到,正因为陆佑安相信这个男人的能力,所以才会不安,他担心留给郭山的自由度太大,会脱离自己的控制。
在他的认知里,比起商队的敌人,来自郭山的背叛更具有威胁。
呵呵,威胁么。这个他疏于听闻的词汇令陆佑安兴奋起来,眼中异芒闪过。
“那么就照你这个计划行事吧。”
“现在?”
“嗯,越快越好。”
陆佑安将手中的糕点喂到郭山嘴边,恶意地划过嘴角,“你还有四次毒要解呢,拖延时间没有好处。现在把你的价值拿给我看。”

――――――――――――――
“郭兄,你在那商队里有熟人?”
“算是吧,在金水镇认识的朋友,有两三年没见了罢。昨日在街市上遇到,聊了许久,他说他有些事情要外出处理,求我帮他照看店铺。就几天的事,我想能帮就帮了罢。”
“那。。。郭兄既要搬出去,弥劫怎么办?”
“劫他跟着我一起,不妨事的。”见袁浅仍是担心,郭山便摆出一副神秘的笑容:“袁大人不必担心,劫他也有上好的武艺傍身,若不是他眼睛出了问题,连我都不一定能胜过他啊。”
“可。。。”
“我会护着他的,说了护他一世,那就是一世。”
窗外,潜隐中的男子目光微颤,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头涌起。
当日里两人就搬出了袁府,去了东街商集一家并不起眼的肉铺,肉铺的主人并不在此,郭山道他应是已经离开白龙口了,一旁的陆佑安撇撇嘴,倒是没错,白龙口往外走两百来米,尸体还没埋呢。
当真是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啊。身在戒备如此森严的白龙口也能把人送出去再灭口,着实不错。陆佑安此刻双眼蒙着黑巾,嘴角轻轻上扬,笑地勾魂夺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