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八】

红鹤楼不是个干净的地方,这里的小厮艺妓不仅陪酒,而且陪睡,但这里和青楼不同,老板后台够硬,卖的是酒菜,出的是客房,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再加上地界繁华,装修精致,许多正经人也都愿意在这儿商谈事宜,闲叙雅致。

今个红鹤楼来的人不算多,郭山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一位在刑部任职的中年武司。那武司对桌坐了一对商户夫妇,似乎那对夫妇刚迟到了一会,才刚刚落座,便对那武司表示歉意。郭山招呼店小二点了壶酒,从自己包里拿出几两银子,朝武司那桌走去。

“这位兄台,刚门口我看地上掉了些小钱,是不是你刚落下的?”郭山把那几两银子递在那夫妇面前,那商人一愣,看了看银子又看了看郭山,郭山表情十分自然,只是普通地询问“阿?不是吗?我刚见你前脚刚进门,就来问一下,既然不是那我把这个放店家那里好了。”“啊这,这是我的银子没错,我口袋里的钱真的找不到了,”那商人象征性摸了摸口袋,目测了一下郭山手里的银两,“四两二钱。”郭山颠了颠,果真是四两二钱,这商人还真有两下子。郭山没说什么,笑了笑把钱给了那商人,两人客套了两句,正好小二的酒也到了,郭山自然而然就和他们坐到了一桌。

“这位朋友好生威严,平日都做些什么。”

“啊,他是这边刑部得武司,张大人。做官的都是这个气场,不是咱们可以比的。”

“见过张大人了”郭山抱拳行礼,“郭某是丐帮门下弟子,最近才到的白龙口,不识得大人多有得罪了。”这就是客套话了,丐帮作为第一大帮,武功正统,势力极大。郭山作为身负青红纹身的正牌弟子,就算是本地人,又哪里看得上一个小小武司呢?

“哪里的话呢,郭兄这话折煞我也。喝酒喝酒。”郭山笑笑,也举杯相敬。

在交谈中,郭山有意无意的把张武司的身份抬高,而他那副谦逊真诚的样子更让人起不得疑,张武司不禁有些飘飘然,借着酒劲,让郭山这么一套,能说的不能说的就都说出来了。

“别说啦,现在哪有那么风光,前段日子可算苦了我们刑部了,敖泽一死,那位敖灵小姐气的都要拆房了,带人到司牙到处抓人,说都是嫌犯,你说说,这么个混江湖的小妮子怎么就这么冲,这么一弄这白龙口谁也别想干活,其他人倒好,算全歇班了,就刑部忙的和狗一样。”

“张大人,能者多劳,要是真查出来了你也有大功啊。”

“唉,杀手查不出来,受贿倒的查出来不少,这也没法报啊。”

“受什么贿?”

“前些日子一路商队路过此处,在这白龙口盘点,上下都打点过了,要换平时这也不算什么,但现在那敖灵为了她哥,连黑道都开始插手了,就怕万一这商队真和那事有关。。。实不相瞒,我们刑部收了大头,和那商队走的紧密,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张大人不必慌张,我想应该没事的,您只是收了礼,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也怪不着您啊。”话虽这么说,郭山却对这商队起了疑心。

“不瞒郭兄,我们敖少将死前那次出巡,为的查出是扳倒政敌的证据,消息是牢里一位政犯口供的,知道的人不多,可是偏偏消息就是走漏了,导致敖少将出了事。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们刑部跟外人关系这么近,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啦。”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郭山暗笑一声,这次还真是一摸一个准,商队打点关系打点到刑部去了?政犯的口供,政敌的威胁,这种事情多半掺了水分,这武司的口气又这么模棱两可,这商队要是没问题他郭山俩字倒着写!

念及此处,郭山心里有了底,又旁敲侧击地问了问细节,在意识到商队存在后,郭山也开始从商人夫妇那边打听商队相关的情报,可谓收获颇丰。郭山很会聊天,一桌酒菜四人吃了个尽兴,郭山替几人付了酒钱,带着笑意将人送出了红鹤楼。

出了大门,郭山进巷口三转两转找了个无人的所在,斜倚在墙边,从怀里拿出一份糕点。刚刚打开包装,陆佑安的声音就在身侧响起:“那商队有问题。对么,阿山?”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