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七】

“小弥劫,你把我情人杀了,是要跟我假戏真做?”被人拥住,男人并没有躲开,反而将手搂在对方的腰上。

“你想玩,我就陪你玩。不过私下里别叫我弥劫,这不是我的名字。”

“宝贝儿,我叫你陆佑安,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郭山坏笑的亲吻陆佑安的脖项,见人没有躲避,便越发放肆,亲吻变成了吮吸,在人的脖项上留下一块块红痕,郭山手上的动作也越显过分,男子的衣领被扯得大开,露出了完美的胸腹肌肉,郭山宽厚的大手在胸肌上肆意抚 弄,情欲的味道越来越浓。此间,陆佑安没有半分抵抗,他满意的看着情动的郭山,这个人明明对谁都是一副假言假意,现在却在向自己如此坦诚的表明讨好之意――虽然是想上自己。肉欲没什么不好,他一向喜欢直接一些,既然满意,他便会满足郭山,不过是用另一种方式。

陆佑安的不抵抗行为引起了郭山的警觉,他想起来第一次他同样没有抵抗,然后就。。。

郭山猛地抬头,正与陆佑安视线相撞,陆佑安嘴角含笑,微眯异瞳也在盯着郭山,危险的美颜因自己的撩拨显得慵懒撩人。这副满足表情让郭山有些错愕,美色当前,他不过是想吃点豆腐,他不傻不呆,自然不相信这位明教弟子真的想跟自己做,不过这等风情的样子他到确实未曾见过,此等姿容。。。不会真的是月仙吧?郭山又笑了笑,哪有这么风流的月仙,再看陆佑安那双异色眸子,仙人不像,倒更像是某种猫科动物。

“阿喵?”

“嗯?”郭山没头没尾的一个“阿喵”让陆佑安一霎没反应过来,再看郭山,一副完美的痞相正呵呵的坏笑:“我说,我叫你阿喵怎么样?情人间的爱称。”

“。。。”陆佑安一把把郭山推开上下打量这人,想看看哪个部位可以先卸下来扔掉。想了一会儿,也笑了出来。

“老鸟,我觉得你这想法还不错啊。”

老鸟郭山:。。。。。。

于是爱称一事不了了之。

白龙口的大街小巷上多了两个人的身影,前面的是一位丐帮弟子,英气俊朗的脸上满是笑意,在街头巷尾与人随意闲谈,后面牵着一位蕃疆男子,齐腰白发,身材高挑,双眼被黑布蒙住,不发一言。开始大家还有些戒备,但架不住郭山这人长相顺眼又言语可亲,又是袁大人的门客,也就放下了戒心。

郭山的交际能力好的令人吃惊,只用了不到两天的功夫,就成功套出了一些真材实料的线索,陆佑安也应诺,在第三天为郭山解毒。

“来我身边,然后把这个吃了。”陆佑安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颗乳白色的药丸,郭山也没犹豫,欺身压上,在几乎肌肤相亲的距离才停下来取走男子手上的药丸。这种情况在之前的两天里也经常发生,不管人前人后,郭山有事没事就在陆佑安身上吃点豆腐,陆佑安也不反抗,顶多是笑吟吟的看着对方。两人对外是情缘关系,私下里也做了约定,怎么也不算逾界,不过人前吃的比较矜持,人后吃的比较放肆罢了。

https://m.weibo.cn/6331775163/4152985535314183   (翻车鱼链接见评论)

“正事儿,白天那个小乞丐说的人今晚会在红鹤楼吃酒,现在应该已经醉的差不多了。出发吧。”

――――――――
之前稍微做了点改动,大概这次是陆佑安第一次给郭山解毒,以后每三天需要解一次才能完全清除毒性,否则会会毒发身亡。

小破车实在是发不上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这文真的好适合开车。lo主车技不好,凑活凑活吧qaq?渣浪走起。!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