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六】

郭山在白龙口认识一位文职的官员,那人在任职之前是一位行医济世的万花谷外门弟子,名叫袁浅。虽说他一直未得机缘得以进入万花谷中,却也自承师恩学来了一身好本领,在任职以前也是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医师。郭山于他曾有救命之恩,此次前来白龙口也是顺了他袁浅的好意。

郭山准备带陆佑安一起去见袁浅,也好给陆佑安一个明面上的身份。不过前去之前自然少不了一番打扮。

陆佑安生无可恋的任由郭山用一个黑布条蒙住了眼睛,在脸上画上一道横穿鼻梁的伤疤并且换上了一身厚重的皮衣大袄。加上一头及腰银发,怎么看怎么像山里跑出来的野猴子。

作为设计者的郭山美名其曰:中原人眼中的番邦人都是这样的。

陆佑安:只有马匪才是这样的吧!

接到郭山的拜贴,袁浅没什么犹豫地收拾出了一间上房并亲自等郭山登门拜访。因为少将陨难,这段时间连本地人士都要受到监察,更别提外人了。虽说困难,但以袁浅的身份要保下一个人还是能做到的,再加上袁浅打心底里信任郭山,根本就没想过郭山会涉及杀人之事。

“袁大人,郭大侠已经到了。”

“随我去接他们进府。”

郭山见袁浅出府迎接,拉过身旁的人儿,笑着向人抱了抱拳。袁浅一愣。

“郭兄,这位是。。。”

“啊,他叫弥劫,我是一位很重要的朋友。”说话间,郭山望了一眼怀里的人,丝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温脉情意,“他离不得我,这城中我只认得你,如是叨扰还请多关照一二。”

“郭兄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没什么叨扰的。”

袁浅本来就是个烂好人,即使再为难也不会对现在的郭山说个不字。寒暄几句,便将两人一起带至住所。一路上,郭山的这位朋友一言不发,袁浅只当他不喜生人,没再多问,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那人肢体动作的尴尬式僵硬。

“郭兄,这房间你们看可还合适?”

“十分满意,不过弥劫他却是没有办法看见了。”郭山还是笑容谦谦,只是眸子里多了几分惆怅。袁浅闻言这才仔细观察了郭山身旁的男子。男子似乎不是中原人士,一头银发披散,穿着一身破旧裘敞,眼睛用黑布蒙地严实,看不见眼睛,不过从五官精致的程度来看,应该也十分漂亮。可以说,如果除去脸上那条狰狞的疤痕,此人甚称绝美。

袁浅明白了自己的失言,他确实是看不见的,不像丐帮弟子的云幕遮,他如一般人一样在失去视力后行动十分不便,只能由郭山的牵引来辨明情况,局促不安的样子让人不由隐隐心疼。

“是我失言了,十分抱歉。”

“无妨。他是因为我才落得如此,既没了眼睛,那我自应做他的眼。”

“你们丐帮。。。”

“你说云幕遮吗?我早用不得它了。心已有所系,如何还能带得?”。。。。。。

袁浅再离去时心中暖意未却,他从未见过郭山如此深情,这个叫弥劫的人一定对他很重要吧,虽未点明,但两人的关系不言而喻,袁浅是个老好人,对情缘一事看的很开,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区别呢?袁浅对这两人的观感已是极好,自然不会让他们为难,对于城中对外人的排查半句都未提及,虽说弥劫是西域人,但那副样子,怎么也不可能是那个陆佑安吧。

屋中刚刚摘下黑布的陆佑安打了个喷嚏。

“怎么样,弥劫小兄弟,得到人的信任是不是非常容易?”

陆佑安翻了个白眼,“你倒是真会演,弄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袁浅这种老好人就吃这一套。别这么瞪着我,要是让别人看见你这种眼神刚我就算白演了。要保住身份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把眼睛遮好。”

“该带的时候会带的,我要不想带,也绝不会被人看到。”说罢,陆佑安再次施展暗尘弥散隐去了身形。“你们丐帮喜欢戴那什么云幕遮做瞎子,我可不喜欢。”

“得得得。”郭山有些无奈,“不过你到底知不知道云幕遮是做什么的?”

屋内那人沉默了半晌,沉音道“我知道。但我觉得那没有意义。”

郭山讽刺的笑笑,没有说话。陆佑安的声音再次传来,“如果有意义,那你为什么不带?因为那可笑的心有所系?”

“我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郭山望着桌前的黑巾,语气已然没了之前的懒散,“我早就不是丐帮弟子了。”

“你现在的表情很精彩。”

闻言,郭山当即朝自己正前方迈了一步,果然撞到了和人撞了个满怀――陆佑安的身形渐渐显现,从这个角度看来,他比郭山还要高上一些。男子看起来心情不错,顺势把郭山抱在怀中,“郭山,你是不是丐帮弟子我不关心,但你如果有情人,那他会死在我手上。”

――――――――――――
剧情还在修改,毕竟两个人都留了手段,斗的不有趣点怎么行。。。只是总感觉最后不行的会是lo主自己。。【两行清泪】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