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三】

传说,圆月之夜,山崖之上有月仙。

郭山看着月下的白发男子,他从不信什么传说故事,这男子肯定是人而不是仙,只是美的似乎有些过分。

积攒许久的杀意此刻似乎有些消散,郭山没有再继续前进,在树丛的阴翳中站住了脚步。

那人受了很重的伤。不用走近,郭山在这里都能闻到血腥味。月下的男子背对着郭山,正在拿伤药缠布包扎自己的伤口,随着动作,彰显出那几近完美的身体线形,染血的白发随意披散,隐隐遮挡着因衣物款式而大面裸露的肌肤,被血迹侵染,白皙的肌肤更显惑人――郭山的眸子暗了些许。

好想对这副身体做些什么。

在这方面他从不压抑自己,产生这个想法后,郭山当即便向白发男子走去。

在郭山迈出第一步时,男子便做出了反应,以极快的速度拿起身侧的双刀,引刃环身,口寒芒显出异象,四周的空气被寒光扭曲――郭山觉察出此招不凡,脚下速度陡然提升,然而当他赶到近前时男子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

好功夫!天下竟还有这等奇妙的武功?郭山心中暗赞,动作未停,急使出了一招时乘六龙,四条气龙掌风在一瞬席卷了一丈之远,听得闷哼一声,白发男子被掌风拍中,再次显露身形,郭山也没客气,对着人又是一掌打过,白发男子神色一变,将弯刀横在身前,堪堪抵住攻势,郭山却没想罢手,手握青竹一棒扫过,正打在男子腰部的伤口上,疼的人不禁一颤。

男子自知伤的太重,此次绝不可能战而胜之,放缓了动作,开口说道:“今日陆某遭劫,落于此处,不知何处做错了事情,惹恼了前辈,此事我定会补偿。还恳请放条生路,来日我必有重谢。”男子把位置放的极低,异色的眸子收起了锋芒,将弯刀挂好,抱手行了一礼。做这些时男子唇线轻抿,似是很不习惯。

郭山将这些尽收眼底,眼底含笑,也停下了攻击,“来日必有重谢?要我说啊,来日你,那就不必再重谢了。”青竹棒轻点男子前胸的肌肤,不怀好意地画了个圈。

男子瞳孔微微一缩,再看向郭山是眼带针芒,郭山根本没管他的抗拒之意,青竹横扫,连步上前。直接将男子压在了身下。

两人贴的极近,血迹两人身上的血迹相互浸染,身体的温度似乎在慢慢上升,男子眼睫微闪,就算没有那句调笑之词,同为男人,他也明白这眼前的人想干什么。

现在反抗,似乎做不到啊。

郭山见男子选择了沉默,得逞的笑意在也掩不住,绝色当前,自然不会放过。

粗糙的手掌抚过男子胸前,揉搓着那点樱红,身下的男子躬起腰身,常年习武练就的流畅腰线令人血脉喷张,本就白皙的肌肤在暧昧的动作下染上了一层绯红,男子微微颔首,眼底似有暗光涌动――如果当时郭山选择了与男子直视,在看到那危险疯狂的眼神后,或许就不会再继续做下去了。等他终于明白了的时候,也已经再逃不开。

“呵。。。啊哈,,。”

被郭山压在身下的人儿不住的喘息,他的衣衫已被尽数褪下,从这场性 事开始到现在,他没有做出任何反抗,任由郭山在自己身上留下性  爱的痕迹。银色的眼睫隐却了眼中晦暗,虽然身体软的不像话,男子的神经却是紧绷着一根弦――这等戒备的神情自然没有让郭山看到,而他示弱的姿态令郭山十分满意。郭山也不清楚自己哪里来的温柔和耐心,这场前戏他做的十分细致,男子身上的敏感点几乎都被照顾到了,身下传来的喘息之声令人神往,郭山一手抚弄着他的分身,一手探入了后方的私 密之处。

郭山微微挑眉,指尖传来的的触感实在是极好,并不湿润,确是前所未见的紧致,哦?这美人竟然是个雏儿?不像啊,刚才。。。呵,那还真是天赋异禀。。。想到此处,郭山嘴角扬起一抹坏笑,正欲调笑几句,忽觉脖项嗖的一凉,剧烈的疼痛刺入脑海,惊惧之中郭山本能性地伸手推阻,手掌正迎上了匕首的刃锋“嘶――”后颈的压迫虽已解除,代价确是右手露骨的伤痕。郭山瞳孔惊缩,之前的暧 昧气息全然被露骨的杀意覆盖,身下的白发男子挑起匕首再次挥向郭山的脖项,脸上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商量一下,进展不要这么快嘛。”姿态是弱势,口气是威胁,但手中的匕首却是毫不犹豫刺了下去!

郭山哪敢再接这一刀,使出烟雨行向一侧急撤,迅速与男人拉开距离,男子似乎有些意外,但下一秒匕首就被投掷了出去。郭山只能用左手拨打,男子趁机拾起地上的弯刀,刀意轻扬,眨眼间,人已经移到了郭山身后,刀上杀意十分浓厚,郭山已经几近绝望,不同于匕首,这弯刀可不是能被轻易拨打出去的了。

我这是惹到了什么人啊。。。

“前辈,我并不是个迂腐之人,你之前的不礼貌不矜持我只当没发生过,打我的那几掌,现在也算两清了。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

“我现在需要一些伤药和一个进入白龙口的身份,而你需要一条命,不是吗?”白发男子站在郭山背后,用刀磨着郭山后颈的伤口,只是轻轻触碰,并未带来痛感。虽然看不见表情,但郭山就是觉得他在笑。还笑的很邪魅。

“当然,这交易很合理。”郭山语气郑重了些,点了点头,从自己的行囊中拿出伤药,“我叫郭山,是一名云游行者,认识的人物不少,于你会有用处。”郭山不卑不亢,既没有躲避刀口,也没有任何恐慌之意,男子满意的把药接到手里,“你这态度倒是变得挺快。”哪有你快。郭山默默吐槽。

“衣服。”

“什么?”

“你再给我一套衣服,我那套让你给弄坏了。”男子眯了眯眼,凑近郭山的身体,温热的鼻息轻拂过流血的伤口,郭山心口一跳,不是因为鼻息而是因为感觉到隔着衣物男子把某样东西抵在了自己股沟――形状不错,而且还是之前被自己弄硬的。

“我刚还在想你要多久才能记起来自己一丝不挂这件事。”

“你希望我记不起来?”

“挺好看的不是。”

“你这个人,不怕死是吗?”男子玩味的舔了舔郭山的伤口,舌上如猫般的倒刺带来的刺激让郭山的身体微微颤抖。

“不怕死是好事,合作期间,我不希望你有那么怕我。”

“我叫陆佑安,是一名杀手。”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