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明丐〗同性相斥【二】

“郭兄,这次要不是你,我可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这是哪里的话,身为丐帮弟子,除暴安良也是我应当做的。”

郭山放下酒杯,笑了笑,神色从容。他不过是路过此处正逢土匪下山抢掠,见巡兵抵敌不过,他便出手相助而已,这种小事,确实算不了什么。刚才敬酒的侠士叫李唤,正是这片地方的驻兵官,这酒席也是他做的东。

李唤拍了拍郭山的肩膀,“郭兄,我说这话可是真心实意的,别怪小弟我说话太直,现在这年头,谁不是为钱为名,那些人平时人模狗样的大侠,还不是说一套做一套,没点好处,旁人就算有天大的难处,他们连眼都不抬一下,哪里还有你这样的江湖义士?这杯酒你要是在推脱就是不尊重我这做主人的了啊。”

“好好好,你可别在捧我了啊,我喝就是了。”郭山十分痛快,没有接杯,直接拿起了酒坛,仰头就喝,动作很是豪爽。在众人的惊叹下,他一口气把一整坛酒喝了个底。郭山仍不带醉意,若是能被这区区一坛酒灌倒了,他还称得上什么丐帮弟子?虽是没有醉意,酒气歆晕,郭山脸上难免犯起一片润红。

郭山年纪并不大,也就二十七八,虽为丐帮弟子,长相却着实俊朗,一双朗目明星耀耀,眉宇间尽显豪情磊落,一身正气,武功又极高。此等人物,任谁也会想去结交一二。

酒席宴间,李唤多次表明了拉拢之意,希望能留他在自己身边,或答以财物为谢,郭山都拒绝了。他是个游侠,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久,再者,这不过是件小事,酬劳自然也是不愿收的。

宴罢,郭山辞别了李唤等人,准备去赶往白龙口。

“要去白龙口的话,还是水路比较合适,这边这条路还是不要走了。”

“这是为何?”

“这路有匪人,凶的很。前段日子,有个叫顾阳的,带着家眷随从进白龙,就走的这条路,结果就把命给送了,五十多口人呐一个也没得活!”

“这什么匪人,如此厉害?”

“这我可不知道,这么晦气,咱们不走就是了呗。这案宗现在由白龙口敖家查着——我看也查不出什么来,嘿,那敖家的大少爷最近可有档子事儿新鲜,听人传啊,他应该是有男人了,估计那敖泽还是下面那个。嘿嘿,郭兄,你说这男的和男的。。。”

郭山脸上略显尴尬,这话题歪的也太快了让人猝不及防,亏他刚还觉得这李唤是个正经人--—郭山随便应了几句,便离开了酒馆。

李唤建议他走水路,郭山并没有听,一是他并不怕那什么匪人,二是他在前往白龙口之前还有些别的事要做。。。

暮色渐浓,山间的匪寨里不断传出惨叫之声。郭山单手提着酒,一手青竹棒打的遍地开花,这些土匪还没人能挨得住他一棒,鲜血脑浆混在一起,好不渗人。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话说着有些颤音,似是个被吓怕的女人。郭山回身看去,衣着光鲜的少女瘫软在地,站不起身来,只能惊惧躲避着地上的污浊之物。郭山认出了她,刚刚在李唤那里见过—是李唤的表妹?呵,有意思了。

“小姐,我在除暴安良啊,看不出来?”

“这这,,这也不能这么杀。。。”

“我不杀他们他们会继续为祸一方不是嘛?少不得被你们抓去,也是个死刑。我只是物尽其用罢了。”郭山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可那一身正气早已散的无影无踪,他随手扒拉了一下身旁的尸体,把随身钱袋捡了出来。“你看看,这'不义之财'入了我良民的口袋,维持了我的生计,丰富了我的生活,不算物尽其用?”一双朗目此刻深隐如墨,充满了危险凉薄。

小姐似乎还想尖叫,但又怕极了现在的郭山,见郭山缓步朝自己走来,不由哆哆嗦嗦的叨念:“你之前说你行义事从不收取酬劳,原来,,,”

“正派人士的作用比这些垃圾多得多,我的小姐。我确实,不从他们那里获取酬劳,为个名声,他们也挺好用的。。。不过小姐,刚才,”郭山用右手捏起少女的面颊,嘴角上扬:“你是在跟踪我?”捏住下颚的手忽的加力,少女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已然丧了性命。

“唉,我这人格魅力啊,真是对什么人都好用。。。”

郭山甩了甩手上的血迹,忽听得山崖之上传来了一阵窸窣之声,杂乱间,似有人在轻声喘息。

墨瞳微眯,男人身周的杀意似乎形成了实质。

又是一位不速之客啊。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