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明丐〗同性相斥【一】

强攻强受,一对反社会。当做丐明丐来看其实也可。。。事件剧情见多,思路无厘头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qwq
相处模式较为直接,普通的车我们普通的开~
希望有人喜欢吧,。,
――――――――――――――――――――――

恶魔,那一定是恶魔。

顾阳面色惨白,右臂上鲜血淋漓,武器早不知道丢到了哪里,顾阳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运起轻功,拼命的逃离这片死寂的荒野。

半个时辰前,他还是威风凛凛的车骑校尉,正携亲朋一道前往白龙口,身旁护卫少说也有三十几人,而如今。。。

“你还想跑到哪里去。”闻声,却不见人,顾阳却猛地住脚,僵硬地停在了原地,一贯骄横的校尉早已被吓破了胆,不是他不想跑,而是身体已然不听使唤。。。

――――――――――

次日清晨,白龙口大将府

――――――――――

“简直是荒唐!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

身着青衣的男子一掌拍在桌上,檀木的桌身生生被打出了一道裂痕,其气愤程度可见一斑。“哥,有必要嘛,那么偏僻的地方,谁能猜是咱家做的事,再说我也没想到他下手这么狠。。。”黄衣女子被训得头都抬不起来,顾自小声嘀咕。

青衣男子名唤敖泽,是大将府的少公子,门第光鲜没的说,才华也是十分出众,在白龙口掌握了不少实权。不仅如此,敖泽在黑道上也有势力,明眼人都不难看出。在白龙口,敖泽的实际地位比他爹还要高些。到他这个份上,能让他这么生气的人也就这么一两个,一个他妹妹――就是在自己面前碎碎念的黄衣女子,命唤敖灵,生的也是极好,少时就随一位奇人拜师学艺,云游四海,如今也是一代女侠。不过敖灵本性跳脱――说好听了叫活泼,说难听了叫泼辣,敖泽着实是管不起。

昨天晚上,这位本性跳脱的女侠雇杀手把本该今天上任的顾阳校尉给弄死了。

这顾阳不是个好东西,快五十的人了,喜淫喜财,从不把什么礼义廉耻放在脸上,官场混起来滑得流油,可在江湖上也得罪了不少人,敖灵自然也看不惯他来自家地盘上恶心人。敖泽虽也想着好好教训这恶人,但终归是朝廷命官,动他也需要理由,上任以后不怕他不露马脚。可自己这位妹妹大人不管这些,见敖泽态度模糊便独自行动了。。。

据敖灵讲,她雇了一位性价比不错的高手,只要给顾阳一个下马威,她也不知道变成这样。

顾阳的家眷及其亲卫共四十三人,全部罹难,顾阳自己的尸首在三里外被发现,身首异处,头颅不见踪影。

这事情可就大了。

敖泽很聪明。即便自己妹妹不说他也能猜到这根本不是她的主意,那个所谓的高手,很可能是自己政敌打压自己的手段。那么,就算顾阳死的再远也。。。

想到这里,青衣男子一言不发,站起身来,欲要前往公府办案,不料自己还没迈出第一步,身体就再动弹不得,身周的禁锢仿佛无形的锁链,耳畔的话语更是让敖泽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敖家大少爷,把报酬给了再走,成吗?”

听声音看,是一位年轻男子,语气甚为轻快,可此时这房间里明明除了自己和敖灵,空无一人。

这等隐踪匿形的手段,到底是谁?!

敌暗我明,敖泽当即使出一招脱壳之法,解除了束缚,出剑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这位朋友,我并不知报酬一事,还请你当面讲话。”

那声音颇有些不满“敖灵,这么长时间,你都没跟你哥把事情讲明白?”

“。。。哥,这位就是我雇的那位高手,除了交接任务,其他时间是不会露脸的,他。。。”

“报酬我会付的,无论如何,你也不能擅闯我的宅府,还请出面。”

敖灵忙欲阻止,似有话说,不过那人没给她这个机会,嗤笑一声,“好啊,不过你要非见面说话,那就按我的规矩办事。”此言一出,敖灵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去。随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悄无声息间,敖泽发觉腰被人用手臂从后方箍住,猛地回头,正迎上一双异色猫瞳,不禁有些诧异,身后的男子比自己要高处些许,身着一身黑色衣装,银发被随意地束到脑后,五官精致,一双异瞳更是惊为天人,明明如此美色,却丝毫不似女子,双瞳中流露的没有半分的优雅,只是傲杰野性,危险惑人。

“敖泽,若按陆某的规矩,见了我的脸,可就是我的人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