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宿命【四】冰源

秋风渐起,

这已经是白凝冰第六次进山了,别说是什么阴阳转生蛊,这次连一转蛊虫都没见几只。

在受到野狼群的格外照顾下,白凝冰第六此试探也无功而返。再好的心性这时候也得崩了,何况白凝冰根本没什么好的心性。

“我怎么就没问过方源当年他一个人在山里都干了什么呢?”白凝冰一脚狠狠的踹在脚下的狼尸上,随着这发泄般的举动,少年的白衣染上了一大块血渍,见此,白凝冰又皱了皱眉。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失败的可能性有多大,丹药在古月老祖手中,这老东西窝在这里几千年,方源当年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

方源从未对白凝冰讲过这些,白凝冰自然也不会主动询问,缺少了关键线索,这场搜寻本就应以无果收场。一次次的搜寻失败,一种熟悉的认知重新浮现在心头。

天之骄子,将死之人。

――――――――――――――

“白凝冰大人,族长唤您去宗堂,您是否需要小奴。。。”替您梳洗着装?

见人没有应声,家丁偷偷看了一眼床榻上半卧的少年。就这一眼,竟有些移不开视线,连话也说不出。

此时的白凝冰正望着窗外出神,冰眸含着迷蒙的神色,容貌精致与完美令人神往,此刻少年只穿了一件白色长袍,领口开的很大,银色的发丝随意散落,圣洁姣好的模样似乎毫不设防,就像是在。。。引人犯罪。

家丁从未见过这种样子的白凝冰,这个嚣张的少年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拒人千里,随意的散播着恐惧与杀戮。而现在,却显得有些脆弱。

白凝冰在想心事,在寨中呆了一段时日,那些几乎遗忘的陈年旧事几乎都被想起来了,陌生的父母,孤独的童年,众人的疏离,死亡的恐惧。

这些对于已经拥有了“目标”的白凝冰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当时的自己真的被深埋在了痛苦之中。

小时候的自己着实可悲,天之骄子注定孤独,接受不到旁人的压力,也不屑与那些垃圾为伍,得到了一切让人钦羡的却在死亡的逼迫下又不能去享受。对死亡怕极了却又不的不一步步走向它,身边的那些人,夸赞他,培养他,却只是为了将他向着死亡推搡。

站的越是高了,越能看清自己的可悲,与他人的可恨。

这些垃圾。

“你在看什么。”

已然回过神来的白凝冰与家丁四目相对,冷冷的杀意让人脊背发凉,“大大大人我什么也没。。。”

家丁还想解释,他已经什么也说不出了,就在刚才,他清楚的看见了自己脖子的横切面,之后,是人头落地之声。

“想不到我白凝冰死前周围竟然都是这种垃圾。”

“真是恶心。”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