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最终线

【三十七】
“前辈,再过两天浩气盟就要撤离昆仑。你也住这儿好些日子了,要走么?”郭笑想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所说过的生活十分恣意肥膘都要长出来了,可毕竟自己是战俘啊留在这里还是说不过去,碍于面子一直没有说出口,没想到这事竟然是陆白首先提出的,高兴的的同时心里又有不舍。拒绝的话当然不会说,当天两人就一同借同去战场为由借令出谷。一路上郭笑不停的找话题跟陆白说话,像是要把十年的话都说尽一般。昆仑雪域终究还是到了,陆白勒住马缰,“前面再走一段路,西岭便是浩气营地了。前辈,在此别过吧。”郭笑就觉得心里堵的难受,停在那里怎么也不肯再走。“呃,要不你陪我去看一次小瑶峰的景致吧。也算不枉此行。”男子微微侧头,赤色的双目微微睁开,神情如这昆仑漫天的飞雪,让人猜不透,摸不清。
“好。”
爬山涉水就不用马匹了,在郭笑的要求下,陆白被男人用丐帮的双人轻功带了起来,高低之间两人却各有各的心事。看似高不可攀的山脉北峰峰顶轻而易举地到达了。小瑶峰地处高寒之地,却是一片绿意葱然,水不驻冰,可算奇景。
“这里雪蒙蒙的,如仙境一般的哈。”郭笑摘下云目遮,却无心看景,目光一直落在 正凝神瞧着水中游鱼的男子身上。此日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当初陆白拦着我不让我走,现今又无意留我。自己当然心里清楚自己的感情,陆白他是喜欢的。可他对自己又是什么情愫?“你还记得那年去金水镇的时候我送你的那个银心铃吗?”陆白一愣,做错事儿般的将头低下:“我,,不知道把它丢在哪里了。”“丢了?那可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也罢。临别,陪我喝点酒吧。”郭笑席地而坐,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三坛子酒,完全没有给陆白留下余地拒绝,陆白只好应了一声坐在了男人旁边。“这么些年,你还是不会喝酒?”见陆白皱着眉头,笑问道。“自从那次伤到你后,再不敢喝醉了。”我体质特殊前辈已经知道了,还劝我喝酒。。。到了这分别之日,本想着就莫要再给心中之人留下困扰而尽力控制情绪来的。喝这酒是第二次,可也就是最后一次了。想到此处也终于忍不住了,便学着郭笑酒坛拎起喝了起来。陆白本来就好看,双瞳因酒水而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更有那么一种魅力。“白白,你知不知道你长得真的很漂亮。。”“你喜欢?”“喜欢。真的喜欢。”喜欢你的样貌,喜欢你的灵魂。郭笑真的没有撒谎。
已带醉意的陆白从自己心爱的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心中的波澜可想而知,什么抑制忍耐一时间都抛在脑后,微眯双眼用右环过郭笑的腰,突如其来的亲热举动让郭笑有些慌乱,脸上泛起红晕。此时两人挨的很近,陆白呵出的热气就这么拂过男人麦色的肌肤,弄的郭笑怎么呆着也不得劲,“你,你要干嘛。”只是试探性的问话,男人竟没有任何抵抗的动作,一副全无防备的样子使陆白更加肆无忌惮,手开始在男人身上游走,微微歪头轻轻啃 咬着男人的脖项,“唔。。。”郭笑也是一个正直的丐帮弟子,敏感带受到刺激怎么可能没反应?男人身体微小的抵抗使陆白不可抑制的涌起一种侵 占的欲望,“既然喜欢,那,想要么?”磁性的嗓音带有色 情意味,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向袭 裤内探伸,堵住郭笑声音的是一个不容抗拒的吻。自己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少年,陆白感觉自己这些天极力隐藏的性 欲此刻一股脑地全部涌了上来,乖乖的小猫咪在唇齿的纠缠中化作了猛兽,暴掠着这个属于自己的男人的一切,身体,味道,以及灵魂。
-------------------------------------------------------
“我爱你。”说真的,陆白已经十分克制了,否则郭笑是绝不可能在做了第三次以后还能清醒地听见着句话。“我爱你但我更爱我的腰。。。。。。你跟它不能共存是吗。。。。”说完这句话郭笑咬着牙笑了笑,“我可没脸回浩气盟了。。。陆白,陪我回君山,看桃花万里,逍遥一世可好?”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