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三十三】
俗话说双手难敌四拳,眼见着刀锋已到,陆白似是心有成竹,眼见危机以至,却并未躲闪,红发少年眼中怒意更盛,这人也太过狂妄,简直找死!刀口寒芒见示着刀的锋利程度,落下,则必见血光。可不知为何,只觉自己身子不听使唤,不知觉地将攻势转向了一边。
“啧,你就这么相信我能准时赶到啊?”清亮的童音从门口传来,不知何时出现的女娃用刀尖儿挑逗着走空的利刃,“嘻”手中的焚三世随身形移动,甩出红蓝两束曜世流光,一招极乐引将几人全部拦下“师弟太猖,惹不起。你们几个还是从这陪我玩吧~”
陆白见女娃现身知机会已到,脚下发力,径直冲向还未来得及退到圈外的陆华天,滔天杀意席卷了整个大殿。空气中都充满了年少者的张狂与威压。
陆华天又一次陷入了与陆白一对一的苦战,这种战斗他是吃不消的,几回合下来额头上已经冒了汗,一边应对一边向另一边的几人使眼色,妈的你们吃干饭的啊我要打的过还叫你们?!这也不怪这几人,他们倒是想过来援助,可无奈陆弥儿缠的实在是紧,多大一人愣是杀不掉、走不脱,这回可算真正领教到了什么是第一t,真特么恶心人。
“没想到,你连弥儿都找来了。”求助无缘,只好自己寻找突破口,陆华天勉强扯出个轻松笑容,“她不记仇么?你当年送她那个人头的时候她可完全崩溃了呢。”陆白并不应他的话,这场战斗中,他自始至终都只是面带笑容,刀刀紧逼。
见陆白并未如自己所想的因此分神,陆华天皱眉,接着说到:“难不成你们是,同病相怜?我想想,莫不是你在外面也有了记挂的人了?让为父猜猜看,是小少爷叶景台?还是那几个来历不明的里面,,叫墨顾青的那个?又或是和你一起执行任务的郭笑?”陆白仍未接话,但还是有些茫然,刀身的抵挡稍慢了半拍,这一慢,一刀架空,腰间中了一刀,血液渗透了衣裳。陆华天见这招见了效,便接着说道:“啧啧,为父怎么跟你讲的,人要是动了情,就和蠢狗一般,害人害己。”
“闭嘴。。。”
“呵,郭大侠也是可怜啊,情字难解,无论是你,还是他自己。你现为他受了一刀,还不算多,但他为你要是做出什么更傻的事儿来,你拦得住么?”男人的话被陆白带狠劲儿的一击生生截断,少年手上虽狠,神态上仍平淡不经“那这么说,”战斗中少年第一次开口,声音极低,除陆华天外再没有人听见“我那生死不明的母亲原就是因为你没拦住她?”
几句话让陆华天恨的牙根痒痒,呵!果然是我儿子!见嘴炮已经不怎么起效,便也不再分神说话,两人又战在一起。两人身上的伤口都越来越多,那边陆弥儿也顾不得这么多人,招架起来也越是吃力。
生死一线之际,陆白也渐渐没了底。看样子着老不死的还能撑上一阵,自己身上的伤痛,可快到了返现时间了。。。另一旁女娃额上已经见汗,一打多,这种战斗消耗了她太多的精力和体力,纵是她有多能,撑了快半个时辰也算是极限了。在背上又实实在在挨了一刀后,脚步一崴,差点跪在地上。陆白觉出不好,退步抽身护住弥儿,“不能战了么?”女娃摇了摇头,下定决心一般,撑地站起,口中念念有词,双刀向上一甩,八道金光从中心跃出,耀眼非常。女娃伸手接刀,轻声说道:“我数一二三,爆发开出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