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三十四】
大殿外郭笑等人已在宅子门口游荡了好一阵子了。门前并无守卫站岗,因此当然也没人给他们通报,没有通报就硬闯实在太失礼数。几人正犹豫着是进还是不进,只见滕元阁所处方向出现一片耀眼的金光。
这可就没有耽搁的理由了,里面肯定出了状况,管不了许多,郭笑率先大步闯进宅院。奇怪的是,并未出现一人阻拦,真真是空无一人。待郭笑赶到圣殿时,所见令他大吃一惊。殿内奢华的陈设都被破坏差不多了,到处都是战斗的痕迹,本应圣洁不染的圣堂如今处处可见血迹尸体,在这其中,白发少年正打坐调息。
“陆,陆白?”
少年好像看到了男人,起身后朝殿门走来。由于离得太远,郭笑看不清少年的面部表情,陆白此刻给他的感觉与以前都不一样,虽然仍是沐浴在血气之中,微张的血瞳却不带一丝厉气,只是缓步走着。
“今日之事后,此处定无我容身之处,我不得不走,莫要怪我失约了。前辈。”
郭笑还想说些什么,可陆白一走出大门,身形立马消失不见,当李一律赶到时,门前只剩郭笑一人呆呆得伫立。
“这?!怎么了?郭笑?”一律见郭笑这呆样还以为他是被这场景吓到了,忙安慰道:“没事啦你多大风浪没见过,这可能是他们本族内斗,反正也没活口了,正好,我们进去搜查一下。”“你比我进来的还晚,怎么确定是内斗?”“这还不简单,刚才从外面看到的金光,不出所料的话应该就是明教里明尊心法下的朝圣言,你再看看,这里全是明教弟子的尸体,肯定是互相残杀呗。。。你怎么这副表情。”郭笑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苦笑道:“哎呀。,你可能猜错了。我说,这些人全都是被一人所杀。”似是强打起精神,郭笑勾住李一律的肩膀,“走走走,不管这些了,哥们一起进去搜搜!”
---------------------------------------------------
陆阁主偷盗剑谱,居心不良,其恶可诛。我方人马赶到时,已被不明人士就地正法,尸首分离。原因不明。附近发现数名明教高手尸身,身份不明。滕元阁大将赤目鬼不在其中,搜寻未果。剑谱现已回收存放在开阳手中,随时待取。
这信也只能这么写了,不明不明不明。因为确实不明,当时战斗情况根本无人知晓。穆玄英拿到可人这份报告时也是哭笑不得,这玩意有什么参考价值。其实盟中高层中也早有人认为滕元阁居心不良,迟早要彻查,这下也是证实了猜想,顺便绝了后患。陆华天已死,滕元阁气数已尽,剩下的就是清除余孽,安稳民心。郭笑不管这些事,回到浩气盟以后就和失恋了般不住地喝酒,饶是酒量不错,没喝过奈何桥。大醉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把云幕遮一戴,和从前一样该干嘛干嘛,扬州一行所经之事再也不提,说情至深不得厮守闻者伤心落泪,一律只说他是失心疯,妈的丐帮还想有情缘,竟瞎鸡巴说胡话。再说那扬州的叶景台和浅鸢,倒过上了不错的日子,浅鸢不愿没事院里二人转来一段,倒也逍遥。就是不知道孩子是么时候有。伊桑没再回恶人谷,唐诡死缠烂打把他留下了,在扬州找了个住处,过上了气管炎的生活。李二狗送完了青磐剑刚刚返回扬州,屁股还未坐稳就被派去西北战场支援,事出紧急,将军只留予了燕昭一封家书,便草草离开。假期过完了的燕昭被遣送回了雁门关,拿到家书后,被师姐告知,二狗立的这个falg十分危险,还有诸如同人里的军爷上了战场没有不死的之类,吓得燕昭差点把信撕了。结果征战告捷频频,并未发生什么祸事,也是皆大欢喜。所谓江湖间有缘人终成眷属,
偌大江湖,情深与否又有何用? 分合聚散,其命在天。
------------tbc--------------------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