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七】
————梦————————
这是哪?陆白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大箱子里,向前走几步便可触到箱壁,周围有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在这里除了漆黑的一片,他什么也看不见。
无处不在的黑暗的有些让人不安,少年有些呆不住了
“有人在吗?”寂静被打破后,陆白听到身后有些细碎的声响,夹着几声呻吟。
“呜。。。”
声源处隐约出现些了光亮,原先的墙壁已然消失不见,陆白没有阻碍地走到了那人身旁。
倒在地上的是一位白发男童,六七岁的模样,身上的遮盖物仅仅是一件 沾染血迹和污泥的破烂长衫。
男童稍稍挪动一下身体,随着动作,响起哗啦啦的金属撞。
“你是谁。”声音有些虚弱。白发男童抬起头。血色的眸子与陆白的视线相对,少年愣了愣,搭了声,“我叫陆白。”
男童微微笑笑,“哇,真巧,哥哥和我名字是一样的啊。”说完,静了要有十几秒钟,“呐,”
“嗯?”
“哥哥,你吃过黑熊肉吗?”
“黑熊肉?”
“就是黑熊身上的肉。”
“应该没有吧。”
“哥哥,我好怕,一会如果我打不过那个大黑熊,就又要饿着了。”说着,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抻歪的长衫露出大大小小的伤痕。

“吱呀”从暗处走出两个人,带着男童出了门。了一个大场馆。男童被带到了下面的场子上。
“你还站在这干嘛!上看台啦!”陆白被那两个人督促着,上了看台,整个场上,只剩了男童一人。
左场上有些异常的声响,缓缓打开的铁门后,出来了只壮硕无比的大黑熊。黑熊获得视野后,直冲着男童冲来,男童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一巴掌拍到了墙上,随着男童与墙壁的亲昵接触,陆白觉得是自己受了这一掌,后背火辣辣的疼,诧异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此的熊是不是有点太壮了。给他弄死了怎么办。”坐在看台上的一位壮汉,自言自语道。
“要的就是这效果,不然,大人的嗜血蛊如何能生效呢?”一位女子斜坐着搭话。
陆白强打精神,稍稍偏头,听两人的谈话。
“嗜血蛊?那是什么东西?”
女子瞟了大汉一眼,解释道“苗疆奇蛊之一,只要种下了,断筋生筋,断骨生骨,且新生出来筋骨的会异常强大,不疲不惫。妙的是痛觉也会随着程度的增加而消减,不过这种效果可能要全身骨头全断一遍再说了~”
“这么可怕?!”
“那是,这玩意副作用也挺多。但凡惜命的谁用这个。这小娃娃虽说是咱主子的亲儿子,真假~那另说啦。”
上面说着,此时场上已是危机时刻,男童的双腿已然站立不稳,一刀拄地才勉强站住。黑熊虽也负了伤,但不碍行动,转身朝着男童扑去,一口咬住了人肩膀。
“额啊啊啊啊阿啊啊阿啊啊阿”
连带一般,看台上的陆白也完完全全的承受了全部的痛苦,皮肉撕裂般的疼痛,使致少年昏将过去。
恍惚间,记忆里从未被翻找出来的东西全数被倒出,
四周的场景逐渐模糊、消失,只剩下了那位男童和自己。
“哥哥?你觉得很疼吗?”
疼。
“哥哥一定已经习惯了吧。”
你说什么?
“断筋断骨,割肉去血,不都受过了吗?”
我。。。
“即使你被消除了记忆,身体却诚然记得,这些痛苦的吧。”
男童冲着陆白笑了笑,忽的消失不见。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