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六】
“卧槽腻个瓜娃子去拉个地方把他弄回来的哦!”唐诡看着门外浑身是血的两个人着实吓了一跳。
“军营。”郭笑觉得自己已经站不稳了,折腾了快一个晚上,给身体的负担也不小,进屋把陆白放到床上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喂喂喂,别乱放,哎呀,明天腻自个洗单子!”
“别废话。救人。”郭笑没心情跟唐诡拌嘴,目光直直的盯着一直未醒的陆白。
“我又不是大夫,跟我说什么。。”
“墨顾青呢,还没找到吗?”
“没找到勒,先给少侠包扎止血?”
啪——走进前的伊桑一巴掌拍在唐诡后脑勺上,“止个屁,这伤要裹就成粽子咯”说着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郭笑,“准备后事?”
啪——蹦起来的郭笑一巴掌拍在伊桑后脑勺上,“准个屁,救不活我把你那堆瓶瓶罐罐合上那堆虫子全给你烧了!”
“啧,我咋救啊!讲理吗窝单休毒经。”郭笑拿起青竹棍一脸当我五毒没人是吧的表情准备开抽“得得得,不和腻打,凤凰蛊窝有,给腻成了不。”说着拍了拍郭笑的肩膀,走离了大厅。
郭笑放下棍子坐到床边,陆白身上被鲜血浸染的衣料让郭笑思绪有些飘忽。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少年就是这样,赤鬼为名,饮血而笑。
“呵,白白,你不这么折腾,我都忘了,你是赤目鬼来着。喂,你师傅那个混蛋跟我说,你和我不是一路人,我何尝不知道?”说到这男人顿了顿,苦笑一声,
“呵,我才不是舍不得你呢,你要是走了我就不用再费心给你做鱼糕了,不用再替你洗你那件会脱不会穿的衣裳,不用再担心你到处乱跑,不用再心疼你身上的伤。不用、也不能,再去救你了啊。”
--------------------------------------------
“咦?”
见伊桑找着找着东西突然停了下来,唐诡便凑将过去“怎么了?”
伊桑将包裹又扒拉了一遍,皱眉蹙额,“你拿我的生死蛊了吗?”
“我拿你生死蛊干什么?是不是掉在哪里了?”
“不会吧,一会再找找,先赶快把这盅凤凰蛊给郭笑拿过去。只怕陆少侠现在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