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八】
“唔。。。”射穿黑暗的阳光刺的陆白有些睁不开眼,不由闷哼一声,床边几人这才把心放下。郭笑将少年抱在怀里,紧紧的抓住不肯放开,小小声自说自话,语声中透出淡淡的疲惫。
“知不知道我好担心大半夜跑到军营里作什么死你要出事了。。。”
“喂喂别抱辣么紧勒,再让理勒断气儿喽”唐诡连忙拍拍人的手让郭笑把陆白放下,郭笑听话的卸了几分力气,仍没有松手,重获珍宝般的看着陆白。
少年这才看清眼前的一切,破庙,村镇,唐诡,苗伊桑,郭笑。
少年意识还没从那个奇怪的梦境中脱出,无意识的迷惘神情在阳光下显得纯真无邪。郭笑身上的血迹还未擦去,陆白眯了眯眼,伸手来捋了捋丐帮弟子凌乱的发丝。
“伊桑给你下了凤凰蛊,你性命是无忧了的,不过身子还弱,不要到处乱跑。”陆白昏睡的这五个时辰对他来说何尝不是煎熬,郭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再去说教少年了,
“白白,听到没?不要再乱。。。”话语被一个吻给堵上,软软绵绵的一个吻,没有力度,没有情欲,犹如暖阳般温暖,少年笑弯了眼角,双手缠上郭笑的脖项,如温顺的猫儿一般依在人身上,蹭了蹭。
“好。”
----------------------------------------------
天气不错,适合飞高高,陆弥儿这么想着,没想轻功刚甩起来,就被一个魂锁揪了下来摔了个不轻,还是脸照地。
“小陆白你能不能不要在我轻功的时候玩阴的嘛?叫我就说话好吗?”趴在地上的女娃朝自己身后默默竖中指。陆白也不藏着了,解除了隐身过去将自己师姐拉起来。
“师姐,还记得你上次跟我说的话吗?”
“嗯?你同意了?”
“嗯。”
陆弥儿从地上爬起,噗啦噗啦身上的土,“哦~真是为了郭笑吗~”
陆白望着远处天空翻飞的白雕,眼角掠过一丝哀伤之色,“不是,只是想起了一些早年的仇怨而已。”
------------------------------------------------
晚间月色正好,月光可以把整个佛堂照个透亮,陆白穿好了衣裳,翻身从床榻下来,陆白从小练就轻身术,走路无音自然是可以做到的,再加上郭笑睡的也死,直到走出门去也没将其吵醒。月光如水,溢洒在少年身上,这一走,似是永别了吧。
回身再望一眼,丐帮仍在熟睡,嘴中无意吐出只言片语,似在念着自己的名字。
-----------------------
“在看谁?”
“没有。父亲大人。”
“剑谱呢。”
“剑谱不在天策府。”
“也是。。。我就知道叶家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把东西交给官方保管,”说着拂了拂陆白的头发,“好孩子快说说,是谁?”
“藏剑山庄叶家的小少爷,叶景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