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三十一】
“要我去浩气盟搬救兵?”郭笑听着有趣。
“郭大侠,此事拜托了您了。您只需把我这金羽佩和这御火令交给盟中主事,将事情说明。我想盟中那些英雄豪杰不会坐视不理的。”
见叶景台遍体鳞伤、可怜巴巴的样子也不好拒绝,说了两句浅鸢和他的八卦便上路了。
目送郭笑轻功踏空离去,伊桑双手环抱,颇有不满的瞪了唐诡一眼。
“嘻,媳妇儿怎么?”
“你刚才是有意拦我?”
“我哪敢,这次这事还确是郭笑来办比较好。知道夺走剑谱的人是谁吗?”
“嗯?”
-------------------------------------------------------------
(金水镇浩气大营)
“郭兄?你怎么来这了?”李一律见这位老友竟风尘仆仆赶来了金水,些许讶异。还未来得及将手中的工事停下,就被郭笑推着往里赶。
“紧急紧急,没事我就不来了。快快快带我去找可人。”
“找我女神干嘛。”
“滚你妹的还你女神要脸么那我女神。”
“就你要脸,别推!!”
一律在这混的也开,卫士也没有阻拦,俩人就这么推搡着进了帐。
“恩?少侠来此何事?”帐中人将青丝上挽,玉颜微转,于来者对视。眉目间透出一股子清冷,一种脱尘的气质。
郭笑每次见这位浩气女神就说不太出话,此时也是,字都是往外蹦的。
“开阳前辈,郭某是因受朋友所托,有些,不情之请。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什么事但说无妨。”少女的举止和言行都十分有礼貌,犹如清泉般的眸子,让人无法说谎。郭笑简单的把自己的来意说明后,便将金羽佩和御火令递与了这七星中的正位开阳。少女见这御火令后愣了一下,接在手中反复来看,开口说道:“你可知,这是何派的信物?”
“这符令我从未见过,求前辈指点。”
“此物是滕元阁所属,此帮成员几乎全为明教弟子。滕元阁大长老只有一位,名叫陆华天,是我们盟主的旧识,不过其人并不喜生人,此人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浩气盟结盟单中,也有他们一份。不过你说的这情况好生奇怪,你说你来扬州盟中并未指派任何任务,那你们来此作甚?”
“这。。。我并不知道。”
“也罢,让李一律带些人随你去一趟便是,也算探看一下老前辈。若真是他们夺去了剑谱,我们也是为浩气盟清理门户了。”
“是。。。”

出帐,李一律把手搭在郭笑肩上,使劲拍了两拍。“哥们原来是有命在身啊,我说呢。扬州离金水这么近,你在那呆那么多天都不来看看我,真有你的。哎,说起来你来扬州不是应该还有一个搭档嘛,小花来了吗不带过来聊聊?”郭笑不屑的看了自己这好哥们一眼。哎呦呵这边喊完女神那边还惦记着泡妹子,瞧把你累的,你好歹也是个天策府的兵啊,再想想扬州那位李二狗,啧,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想着也吧手搭在了男子背上,使劲一拍,“没,来。人家花花都快告你性骚扰了,来了也不见你啊。别想了,搭档是男的。”
“男女无甚所谓,是奶妈么?”
“,,,不是,是一个明教,,,赤目鬼。”提到这个名字,郭笑心里闷的紧。一律听到这歌名字仰脖看天,眼神颇带幽怨,“哦,赤目鬼啊,,等等等啊卧槽我有点乱!”
“啊?”
“赤目鬼是陆华天的儿砸!你不知道吗?老兄,你告他爸爸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