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三十】
唐诡秉着距离产生美的原则,狂轰滥炸一番把人弄的实在难受,加上景台剑法本也不是太好应付是更加难受,难受到一定程度以后,几个人不打景台了转了目标过来揍这个恶心人的唐门。
“哎呀呀,瓜娃子们过来喽过来喽,”唐诡蹦蹦哒哒的的样子着实欠扁,几人脚步且近,男子眼睛微眯 ,停下脚步,
“嘻”
天煞降杀机,暗藏待良时,早已埋下的机关此时图穷匕见,淬毒的利刃划开了皮肤,误入死地的几人再 想跑可就来不及了,天绝地灭,乾坤无色,就在这八尺范围内被收割了性命。
这一切发生且不过一二分钟,可说是唐家堡名不虚传。完成这一切后,唐诡向浅鸢挥手示意顺便抛了个媚眼“哦呀,金盆洗手那么多年嘞,手还没生奇迹哦。 ”
浅鸢只是道了声谢,心中却不得不暗暗惊叹。虽说唐家堡机巧的威力早已传遍中原,可运用到如此地步 明显不是什么易事,这人来头不小啊。总之,这围困已解,也算松了一口气。双剑收回,轻身从房上翻 下,将叶景台扶起。景台的伤比浅鸢还要重一些,但自己一个大男人这次让一个女子如此保护也有点不好意思,就算是自己 老婆也总会有点的。
“浅,浅鸢我自己能走啦。。”
“伤那么重,逞什么强,别乱动。”
唐诡蹲在房檐上,翻了个白眼“你们俩腻歪个嘛劲儿,帐还没结叻。。。”
嗯?余光扫过街道,隐约有个白色的影子晃过,随后消失不见。诧异间,白影再次出现,伴随的是晃眼 的刀光。
---------------------------------------------------------------------
“怎么回事?”郭笑看见唐诡拖着俩满身是血的人进了家门,弄得家里血胡林拉的。
“我类个大草,,先救人救人,这俩欠着我钱叻咋也不能让老板死咯啊。。。”
“这俩还没死?”伊桑默默地看着。
“只是昏过去叻、、、快点快点这个藏剑好特么沉啊!!”
---------------------------------------------------------------------
转醒过来的叶景台从床上坐起,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看看自己身上伤口,虽然扎地烂了些但也止住了血 。伸手准备检查一下自己放在怀中的那本剑谱,可原本所放的地方什么东西也没有。
“老板找啥呢,要是咯个小本本,被人拿走啦。”看见金主醒过来唐诡蹦跶到了床前。
“拿走了?!”听这话景台可慌了,一把抓住唐诡的脖领质问道。“又不是我拿的!跟我喊有什么用!我是你妈哦,你这条小命能捡回来就不错累!”
“别别别闹!伤员好好给窝躺着!!”伊桑见其伤口随动作又开始渗血,连忙将两人拉开,“你刚才嗦什么谱?剑谱?”
“。。。”
“若剑谱真是由你转运,我还真要帮你把它恁回来。”见叶景台犹豫不决,伊桑从身上拿出一个卷轴。“看你是藏剑山庄的我也不瞒你,伊桑我从恶人谷来,受谷主之命保护剑谱转运,自己瞧。”景台接过卷轴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将卷轴收好,拱手道:“麻烦大侠了。在下藏剑山庄叶景台,受庄主重托运送剑谱,不料竟将其遗失。。。这个金羽佩便是在下的凭证。”
伊桑双手掐着腰,“嗯~若我一人不够,恶人谷在扬州也有驻地,可给你去搬救兵。关键,现在剑谱在谁那?”
听到这景台皱了皱眉,抬头望向唐诡。“当时我。。。”
唐诡从后面环住伊桑的腰,挑眼看向景台:“你啊,让人拿刀背打昏叻。呐”说着从包中拿出一个半寸长的御火令,扔给二少。“今天打你的那帮人身上那得,你瞧瞧自己晓得了啥不”
景台接过金符,端详一会,眉头微皱。“这股势力,苗兄,我不是有意冒犯,但这由恶人谷出手相助确实不是很合适。这附近有没有浩气盟的营盘?”
伊桑蹙额,微微有点不太高兴。唐诡本就不想让伊桑冒这个险,听此言心里石头落下。“哎,这个真有,我们这就有,”说罢朝里屋大喊一声:“郭笑!”
“干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