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三十二】
郭笑怎么也没想到从发小嘴里听到这么一个消息,陆白从没对他说过自己的身世,也未曾跟自己说起过自己的帮会。他知道一律是不会骗他的,可,若真是滕元阁妄图夺取剑谱,那陆白此行是为了什么,郭笑又不是傻子。甚至还有种预感,自己从头到尾被这少年骗的团团转。这种念头越来越清晰明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回到扬州把一切都问个清楚。
“嘿,嘿,老兄别想那么多嘛。”看郭笑脸有点发青,李一律觉出自己这话说的不太合适,“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啊,没准这事跟滕元阁根本没关系呢?你带点礼物不行赔个罪就完了嘛。”
“。。。也对。”也对,都是瞎想都是瞎想,只当去看岳父了看岳父了。“咱再走快点吧!”“妈的你轻功走,我骑马追啊!”“哦对,你个沙里飞。“你才沙里飞,滚滚滚!”
郭笑一行人一路笑骂暂且不提,滕元阁领地已然暗浪云齐。
滕元阁从外观看,只是一座靠山而建的普通宅院,甚至连护卫都没有。对于此处,陆白可清楚的很,滕元阁的护卫都善通隐形之术,此地相当一个暗堡,表面风平浪静,内里不知有多凶险。少年独自行在这 无人之境,血瞳微眯,神情恣傲。
迈步走进宅院中那座最高楼阁,与别处不同,此阁高十九丈,不见楼梯,各楼层由一三丈宽的天井链接,阁中能见日月同现,这日月的光辉是明尊大人的神迹,在这之下,任何人都将无处遁形。陆华天将此圣物搬至此处,为的是制造教内弟子无法反叛的绝对空间。但反过来说,只有这里,才能将自己的父亲,彻底杀死。在圣迹灼眼的光照下,陆白的眸色又沉了一分。
陆华天在大殿正交椅端坐,眯着眼看着陆白,招手示意。“东西拿到了?”陆白应声,走上前,将剑谱递上。陆华天翻开书页确认确是真货后满意的点点头,“好孩子,为父就知道你靠得住。”说着拂了拂陆白的头发,陆白皱了皱眉,记忆恢复以后,这种抵触的情绪就开始驻留。
“怎么?孩子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儿,又瞎想些什么呢。”见陆白这样的表情,陆华天有点不太高兴,陆白挑眉,看了看左右,俯身贴近男人的耳边,”呵,父亲,我替你高兴啊,有了我这么个可以随意处理、指派的孩子,还有什么事做不成呢?”听此言,男人的脸色有些变色,白发少年于自己靠的极近,妖艳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紧接刀锋扫过!
陆华天连忙翻身躲避,稍有迟疑左肩已变得血肉模糊。男人倒退几步,稳住身形,“你这是做什么?以下犯上?”陆白微微一笑:“孩儿怎么敢?”将刀放到胸前心脏位置,点了三点,“只是这蛊虫在这儿呆的太久,有些饥饿难耐了。”话未说完刀锋已至,陆白并不想给男人回神的时间,这才伤了一条胳膊,于他给自己的伤害比起来,还远远不够。
陆华天见陆白杀心已起,狡辩没有任何用处,只得举刀相迎。陆华天虽也精通明教武学.武功超常人一等。可陆白亦是得了明尊真传,加上这精血之身的强悍战力,别说是他已负了伤,即便是全盛时期的陆华天如今也未必能在陆白这儿讨到便宜。
战斗的影响范围越来越大,陆华天每每试图逃出大殿都会被陆白拦下,周围围上的侍卫也被其一一放倒,刀刀见血的攻势中,陆华天几近被逼上了绝路。一招失手,左臂又中一刀,疼痛之下,弯刀落地。面对朝自己面门袭来的斩击,陆华天缓缓闭上双眼,“孩子终于长大了,有出息了,真不错。”见男人又摆出一副慈父的姿态,陆白眉头微皱,刀却没有丝毫停顿地下落,“不过,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的上路么?”说时迟那时快,从陆白身侧出现一位赤发少年,“镗!”刀锋相接,力道之大竟将陆白震退数步。同时出现的还有三四人,看穿戴皆为明教弟子。
陆白站在包围圈内,猩红的双眼环视身周的几人,几人都是与自己年纪相似的少年,看样子,武功也都不差。“怎么样,你真以为我会对你如此放心?‘赤目鬼’的替代者,我早就准备好了”陆华天还是和蔼地笑着,俯身拾起弯刀,“在这里,你便敢与我争斗?自寻死路。”男人伸手打了个响指,随令,几位少年同时攻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