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五】
“还要反抗吗?”
“为什么不。”陆白双手抓住枪杆,将枪头生生拔离了自己身体,拾刀便战,此举着实出乎了二狗的预料之外,锁骨那开个洞难道不疼吗?这人怎么回事!震惊之余也连忙架住回枪迎战。
陆白这时可无心恋战,宝剑既已拿到也没有了耽搁的理由,准备着过上几招后找准机会强行用暗沉弥散脱身。面对一位不脑残的高手,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何况自己的小腿已有些不听使唤,行动起来十分吃力。啧,大概是血流的太多了。接连拖了要有五六分钟左右,包围自己的守卫也已里三层外三层,在这其中应该有不少弓箭手,再拖下去真走不了了,硬闯!想到此处陆白将刀向后一甩,异色火焰组成的翅膀在身后绽开,光华灼眼,白衣血目,如炼狱修罗,给人一种威慑,摸不清门路李将不得不缓下攻势,少年的身形就在这个空隙间消失不见。
!!!
人呢?!不好!说时迟那时快,二狗手中的枪已经甩出,带起风声使出一招战八方。这小小的房间哪经得这么折腾,东西被打的到处都是,陆白身手再好也无处可躲,再次被迫解除隐身,这次李将没再给他逃跑的机会,直接挑翻在地一枪扎在已被血液染红的伤口上。
本就隐痛的伤口二次受创,加上之前的疼痛累积,冷汗都下来了
“嘶------”
“别哼哼。”李二狗脚踩在陆白脑袋上,把枪抽出一段,换个位置在刺扎入“谁让你来的?”
“呜啊啊啊啊啊啊!!!!”痛!撕心裂肺的疼痛让陆白眼前一黑,差点失去意识,弯刀因无法用力脱手掉落,李一脚将其踢开。弯腰拿回剑匣,开口问道
“你上级是谁?”见陆白并未给出回应,微微皱眉,接着陆白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几个,扎的地方倒都不是什么重要部位,李将军自认能保证他的死活,“回答我!”
陆白真的是痛到的无法说话,他这种特殊体质更是经不得这种疼痛,炸裂般的痛苦,远比将军所想的要强烈,而且,身上的旧伤也在刺激这陆白的神经。咦,我以前,身上的伤,有这么多吗?
意识渐渐抽离,将军说的什么听的也不甚清晰了。
啊啊,感觉没那么痛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父亲大人。偷会懒你不会介意的吧,小睡一会。
就一会儿。

“别碰他!!!”随声一股气劲从窗外冲进屋中,形似张口巨龙,结结实实地冲在李二狗的胸前,十分的气力让将军来不得反抗就滚到了到了墙边,“该死。”半路杀出的丐帮弟子不过数秒中接连打翻了数十个武卫,回身架起陆白一个烟雨行冲出房间。
郭笑几乎是踏着血路出去的,本想着踹开将军就带陆白从窗外逃跑,可眼见得少年的伤如何也经不起那般折腾,他发誓他这辈子从没这么冲动过。
“白白?还醒着么?”
-“嗯。。。。
“白白,别睡啊,”
“再坚持一会儿,别睡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