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四】
一天时间也不是那么难熬,很快就黑了天。南方的夜晚没有那么繁忙,无久街上已然看不到人了。
白色身影在无人的城墙外围出现,兜兜转了几圈,再度消失。
燕昭已经两天没合过眼了,宝剑亦或剑谱的转移都是完全保密的,不能做的太过,这便需要高阶人员的全力维护。负责外围看守的就是他。少将在大门前踱着步子,眉头紧锁。就这么一个晚上,明天,二狗便可动身了,可千万别出事啊!
“哗啦啦~”
嗯?什么声音?铃铛?没见这哪个守卫带这个的啊?
不对!
“谁?!”话音未落燕昭一个盾舞甩出,黑金盾牌在他身周打了个圈但并未重回到燕昭手中,停在了空中。
“啧。”虽已使出怖畏极刑但同时陆白的身形已然暴露,白衣少年也没什么犹豫,苍云武器离手还有什么可怕的,流光一闪在燕昭眼前消失,随后在燕昭背后出现,照着后颈部位一打便将他撂倒,几个守卫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白色身影已然进入房中。
“愣着干嘛,通知里面的人啊!”燕昭就觉身体使不上力,后颈部位疼的厉害,好像来的是个小孩啊,这就把自己过了,那他燕昭算个啥!
陆白进入屋内后先的扔了燕昭那个自己拿着并不算轻松的盾牌,快速向内行进。天策府的军营哪是随意可以闯入的?还未走几步墙上暗弩机关发动,数只弩箭向着少年射来,少年甩起双刀拨打弩箭依旧向前跑。箭的数量确实有点多,整整一条过道不能说全无死角也接近了,陆白全神贯注也未能防全,终是中了一箭,转过过道是陆白一把将箭拔出,稍稍皱眉,看来这次必须要速战速决了。


操。
怎么,说好的红门屋子怎么这么难找。
噫,这么地方怎么好像来过。
陆白黑着脸砍了第三十一个护卫后,停了下来,仔细想了半晌确定了位置,嗯,走过了。这时军营早已全面戒备,警卫越来越多,也就是陆白身手好,可在这其间行动,不过少年也已有些着急,时间耽误的太多了,自己腿上的血可一直还在流啊!
就是这个!见到目的地的陆白眼前一亮,干净利落地撂倒守卫踹门而入,屋内桌上果然放着剑匣与一封信件,快走几步拿起剑匣,拆开的书信还未看仔细,只觉一道凌厉的攻击从身后打来,连忙闪身,红色枪缨擦身扫过,拧了个枪花儿便再次戳出,枪头嵌入少年肩膀后攻势并未衰减,带着人继续走,生生将陆白钉在墙上。
“陆少侠?你闹的挺欢啊。”说着,将军又将手中的枪握紧了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