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二】
前一刻郭笑见到李二狗的时候,陆白也看到了一位熟识之人,那人招了招手,少年见郭笑也没往这边瞧着,便用遁形之术潜行离了人群。
“怎么?父亲大人是有什么新的任务交给我吗?”
目光所向的是一位仪表堂堂的锦衣男子,面相也算端正,只是那双微眯的双眼里赤色的眼瞳给人几分寒意。
“为父我都到了,你说呢?上次让你查的事办好了吗。”
“办好了!那人在死前说的很明白,剑谱的转移跟天策府脱不了干系。”陆白神态很是自豪,像是在邀功。锦衣男子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眯眯眼笑着
“那么,明天的夜袭可就交给你了。”
------------------------------------------------------
陆白的不辞而别使这边人群有些混乱,郭笑也听不下去故事了,起身就去找人,被身前的医者强行拦下。“郭大侠。这样你准备去哪。”“我找你徒弟!”郭笑一把将墨顾青的手甩开疯了似的四下张望,墨顾青见郭笑如此激动,并没有继续拦阻,只冷冷抛出一句话。
“你找的到吗。”
“肯定找得!。。”
未走心的承诺说到一半,便无法继续说下去。这不是陆白第一次走失了,前些时日这种情况也出现过多次,多应为少年故意为之。每次每次都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寻找无果后,他总能大大咧咧的回来,问去什么了,总是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着与他撒娇。
明教弟子所学的暗尘弥散,本就是奇诡的路子,陆白更是将这招式用的炉火纯青,要是少年有意躲着自己,自己根本就搜寻不到。
这个认识,如同一盆凉水,毫不留情的泼在郭笑头上,行动也随之凉了半截,耷拉着脑袋走回树下,轰开唐诡倚树盘坐下来。
唐诡见郭笑垂头丧气闷闷不乐自暴自弃的样子倒觉得好笑,“尼则个人咋这么怂嘞,说实在的找不到有什么关系嘛!那看看人家花狗狗,自家堂客天天往外跑不也一样腾自在么!”
墨顾青笑笑,摆了摆手“不一样。唐业他那是必须回来,你要真把陆白当唐业可算是胡闹了,郭大侠和陆白根本不是一路人,又如何保证人家不会一走了之?”
这话倒让郭笑有点着急,噫变相秀恩爱还要戳单身狗一剑,简直没人性。张口便问“怎么说就他必须回来?白白就不行?”
“当年我在昆仑拿冰魄的时候顺道把躺在地上重伤昏迷的唐业缝了起来带回家,想让他用身体报答一下,可是他却三番五次的准备逃跑,我就只好给他下点毒喽~”语风很轻快,就和在说我家老师让我写作业一样。
“好残暴!亏得俺还把你们家当作模范夫夫!”唐诡缩起肩膀表示在打冷战,“我所,花狗狗,你真的对你堂客没有一点感情?”医者沉吟半晌,似乎是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唐诡觉察自己问的唐突了,他对墨顾青还是有点怕的,场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医者缓缓开口:
“我不知道。”
------------------------------------------------------
这个晚上破庙里的几人都很郁闷,郭笑还是没找到陆白,唐诡的假肢掉了个零件急得都要哭了,墨顾青在回答完唐诡的问题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
飒飒风声从门外透了进来,医者想是门未关好,便起身要去关门。刚走到门口,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庙前。
“唐业?”
墨顾青接下来要说的话被一个吻堵了回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