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多些,脑回路清奇
最近在玩惊悚企划,欢迎来玩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喵咩有藏秀有

【二十一】
“男女之间表达爱恋之情的信物啊,叶哥哥你不知道?”燕昭解释道
叶景台听后恍然大悟的一拍大腿,
“哦!!!什么?你说什么?”
二狗淡淡的看了一眼蠢鸡,“先别激动,这谁送你的?”
“等会等会!!先说明白!!什么?”
“。。。”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
“这是浅鸢送我的。”
“那你觉得浅鸢怎么样?”
--------------------------------------
二少跑出了院落。
跑出了藏剑山庄。
跑到了交易行。
扫荡了一圈。
找到了正在茶馆附近闲逛的浅鸢。
一个真橙放在秀秀脚下。
两个真橙放在秀秀脚下。
这叶景台不是一般人,藏剑山庄的豪气不是谁都可以比的,这还礼求情缘也要气派。
三个。
四个。
六七八九十十一。。。。
“夭寿啦!!!土豪火烧扬州城啦!!”
傍晚扬州城本就被落日余晖镀上了一层铂金,现今烛火遍地墙瓦间的色泽更加奢华,竟不输于天边泛溢的霞光。场景之浪漫无以言表。就是让人无从落脚。
“唉,有钱人。”青龙傍身的丐帮弟子搂着一位白发少年,看着这场景不住感叹。
“城会玩啊,当年俺娶媳妇那时后撑死也就放了俩个么。”戴面具的唐门弟子蹲在树上摆弄着手上的暗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堆烟火,旁边的紫衣男子一把将他推下去,等人落地嗷嗷几声后慢条斯理的说着“说的是嘞,可不似人比人七死人喽。”
“墨大夫。。救命。。妈呀,俺这支腿也要断嘞!”
等李二狗和燕昭赶到这里,就见到火场以外的这几位几个围观群众伴着烟火磕着瓜子围观断腿现场,便招呼了一下
“都在呢?郭大侠近来可算安康?”
“你干什么来,上次你抓走白白我还没找你算,,哎呦你这脑袋是怎么回事?”郭笑一见将军这一脑袋绷带也不看地上叫唤的唐诡了,笑嘻嘻的问道。
“没什么,出了点意外。你这是看我笑话,还是想跟我再去牢房溜溜?”
“没,没这意思,”见势不妙郭笑连忙岔开话题。“我看烟花呢。啧,不愧是藏剑山庄的少爷,这豪气,都快把我熏哭了。”
二狗也没想接着追问,便跟着转移了话题“景台和浅鸢也算青梅竹马了,现在也算终成眷属。”
“你们都熟人,以前的事来说说看?”
“没什么好说的,浅鸢她修的是冰心决,性情也豪爽,经常和我们男孩子一起玩就是了,可以说他除了不擅长女红以外爬房子翻墙打人哪样都会。”
“嚯!来来来,白白听故事来!”说着郭笑把陆白放出怀抱,蹭过去听。
二狗无视了丐帮弟子的打断,接着讲,“就是前两年开始,浅鸢开始学女红,做缝纫的小玩意送给景台。唉也就那个木头脑袋,都不明白人家姑娘什么意思,还嫌人家做的东西糙,带不出去,我们想要他还不给呢。能有浅鸢这么个好姑娘真是他的福分。”
“恩,也是扬州城的福分。”
“可不是嘞,恩爱狗都要被他们闪瞎喽。”
“白白?你上次跟我说的你们明教那个什么朝圣言,可有这漂亮?”郭笑边说想将陆白拉到身前,却一把抓了个空。
“白白?”
--------------------------------------
恭喜郭大侠获得“丢孩子专业户”称号。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