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出现了!

【十四】
今早郭笑是被墨顾青喊醒的,医者心情不错,唐业最近都没什么任务所以没有走,貌似只要唐业在医者心情都不错。
“徒弟今天来练字好不好?”心情愉悦的墨顾青不知从哪拿出来了文房四宝在案台上放好叫陆白过去。“好!”小陆白乖乖地就从被窝里窜出来跑过去了。郭笑见两人在案台上写写画画,好奇心驱使下便也凑了过去。
“哎呦郭大侠,您会写字么,不会从旁边看着就好。”墨顾青被郭笑挤在一边,有些无奈的调侃道。抢笔的人十分潇洒的甩了甩头发“谁说爷不会,看着!”郭笑也不坐下,就站在陆白身后俯下身来,在纸上上刷刷点点,写了个天地玄黄。字如蛇形,如狗爬。写完还哼了一声骄傲的仰起头给医者示意。墨顾青黑着脸一把抢回自己的笔,“好吧不该对你期望过高。拿只破笔那边练字去。” “哎呀呀?瓜娃子也会写字?哦凑,啷个锤子你咋能能写成这狗样。”兴奋跑过来的伊桑在看到郭笑的字后也一脸震惊。“宝贝儿看啥呢我也瞧瞧!哦凑咋能丑成这狗样。”
桌边已经呆了五人,有三人都表示郭笑的字丑的不俗。郭笑脸上挂不住了,明明感觉自己写的还不错啊!这时候小陆白把那张有郭笑墨宝的纸叠了叠收好了,回头看了看郭笑,“前辈的字还是蛮可爱的啊”
郭笑整个人都不好了,“陆白你笑了是吧!你绝对笑了!你笑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绷不住了,连墨顾青都绷不住了,伊桑已经笑到桌子底下去了“伊桑你笑什么!你写写看啊!”“哈哈哈,,,尼说啥劳资没听见,,,哦呦,,唐诡劳资肚子疼,,,”“宝贝我肚子也有点疼,”唐诡捂着肚子把伊桑从桌子底下拉上来“郭笑嗦要你写字给他瞅瞅”“写就写,,,哈哈,瓜娃子你觉得老资写嘚字能和你那样丑嘛,看好了”说着伊桑拿起笔,写了几个字。伊桑的字还不错,至少正正经经,比郭笑那个不知道好上多少,郭笑看完也有些尴尬。“来来来咱也写一个!”唐诡也挤过来写了个 “唐家堡最帅 ”。“你们够了!!”郭笑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他真的好想打断这群混蛋的狗腿。“把笔给我。”唐诡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没回头看看就把笔递给了来人,那人拿着笔在唐诡写的字后面添了仨字“ 的唐业”。
“咦卧槽!闷骚啊你!”郭笑望着写完字的唐业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年头面瘫都会瞧不起人了吗!“哎!同门我可一直当你是哑巴来着!啷个锤子合着你欺骗师兄感情!”
唐业撇了一眼这位师兄“闹么。”
“你们真的够了!!!”
---------------------------------------------------
李将军最近很困扰,当他看见自己幼时玩伴大大咧咧地回来的时候开始就开始困扰了。十年时间,以前那个经常需要自己出手相救、有些呆呆的小娃已然变成了能够独当一面的一名正式的玄甲苍云军,别说当时燕昭拍桌子叫他李二狗的时候,就是现在还都有些不适应。
“我说,你为什么一进门就叫我名字,明明你小时候都叫我李哥哥的。”李将军坐在帐中的大椅上问旁边的燕昭,
“我叫李哥哥你能认出来我吗?”大大咧咧的回答,将军将翻白眼的冲动强行忍住,你叫李二狗我就会认出来吗!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