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

【十一】

郭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抱着陆白走了一路那意识都飞到爪哇国去了。哎,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抱个孩子怎么了,又不是漂亮的大姑娘,不过陆白的长相可能比大姑娘还漂亮些,woc我又在想什么。郭笑连忙晃了晃脑袋,给脑子过了过凉,算是冷静下来。
“前辈?你摇什么头?是觉得让唐诡自己找出路不合适嘛?”怀中的少年眉毛皱了一下,他着实不想再看见那个唐门了。“郭笑倒错会了陆白的意思,接口便说“嗯,是不太合适,要不我把他带回庙里?破庙挺大的可住的地方还有很多,怎么样?”说罢还冲陆白笑笑。旁边那个叫唐诡的唐门听此,也冲陆白笑了笑,少年顿时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就这么唐诡就被几人带回了破庙,陪同的叶少把破庙的外形和内屋构造里里外外看了一遍,临走时无言的拿出一包金子,交到郭笑手里,拍了拍人的肩膀,“郭兄,以后有困难跟我说。一定跟我说。”郭笑愣愣的接过钱,才反应过来这是被说穷了。
房间里就剩郭笑陆白和唐诡了,那唐诡也不傻,明白自己这算是被人家救了,在白眼狼现在也不好闹啊,要不以后住哪去。“这里滴屋子还蛮多哦,郭大侠,哪几间是空的哝?”陆白早跑到一边去了,他也不好意思问少年,所以只好问郭笑。
“啊。本来一共有五人的,一位万花谷的墨大夫,墨顾青,一位唐门弟子,唐业,一位苗疆五毒教弟子,苗伊桑。不过墨大夫每天晚上再回到这唐业根本不常回来,你可以先住唐业那个房间。伊桑白天老在屋里呆着,我叫他出来。”
“伊桑。。。哪个伊桑?”男人愣了愣,还没等郭笑回话,里屋门开了,“包子你个棒槌还赶回来!”唐诡一听这喊,没有犹豫地连滚带爬地往外跑。同时间从那门间冲出青白二蛇,那白蛇行的快,男子还未迈出门槛脚踝就被缠住直接扑倒在地,唐诡回身见二蛇嘶嘶地吐着信子往他身上缠,从怀中掏出两颗迷神钉,还没扔出手伊桑已然从门里走了出来。“哦?长出息了!从苗疆跑出去咯三年现在还敢伤俺宝宝了不成?”苗疆男子的言语中充满怒气,唐诡咽了一口口水,老老实实的把暗器收了回去,
“那什么,宝贝儿,我真不是故意不回来的,我真的是有事。”
“闭嘴,跪下。”
唐诡乖乖跪下
“我我我我错了。”
“错啥了?你怎晓得我找你找的多苦呦,啊,忘恩负义得中原人?”说到这伊桑已气的浑身颤抖,恨不得立刻将面前的人碎尸万段。
郭笑也不太清楚这俩人之前有什么恩怨,但是在这闹出人命真的不太好,连忙上去劝阻:“啊,伊桑你消消气,唐诡这不是回来了么,,”“哦?唐诡?他跟我说他叫唐包子!”“啊。。。。”这话把郭笑噎着了,
“唐诡是吧,这名字我听说的不少,采花贼哦?花海里畅游的可还自在?我是你采的第几朵野花啊!”伊桑一双凤眼微微眯了眯,怒气更盛,
“宝贝儿,咱不是成亲了吗,哪算野花是不是”说着唐诡就往伊桑身前爬“跪好了。谁跟你成亲了”男人立马停住不爬了。郭笑心中感叹,作大死啊泡妞还报假名,扭头看了看跪着的唐诡,兄台,保重。
不知道唐诡是怎么腻歪的,可能也是伊桑对他旧情未了吧,虽然过程中被暴打了一顿,最后他倒是成功把伊桑抱回里屋去翻云覆雨去了。
外屋只剩了郭笑和陆白,嗯嗯啊啊和满天飞的四川话外屋听的是一清二楚,即使是白天,这破庙也依然不隔音。罪孽啊!郭笑用手堵住陆白的耳朵独自一人泪牛满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