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铭尔是在下子博
画的东西偏向原创,
最近在玩原创柴企,不过估计没人看
在冷坑中反复横跳,更新顺序的没有x
想发什么发什么,什么都可能会发,就算是单图练习我也要发!虽然没热度就是了x
没耐心分类整理,是杂推
最自豪的事情是挖坑不填bushi
顺便求扩列x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有唐毒有策苍有

【十三】
为了不引起看官的不适感,此章节苗疆话自动翻译成中文/////
--------------------------------------
唐诡也不去问其他,直接用不容抗拒的力度把伊桑压到墙上,眼神是不常有的严肃。
“苗伊桑,你怎么入了恶人谷了?”(此处为苗疆话,郭笑他们听不懂的)
伊桑被压的也做不了什么动作,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冷笑了一声,“呵,还不是因为你一去不回,还要我去中原找你。”
“我说你为什么入了恶人谷!这世道乱的很你瞎搀和什么,赔上性命怎么办!”
“你说我为什么入了恶人谷,我他妈不就是因为你弄的那个假名字!一走三年在外边在风流快活,你在意我的命么!”伊桑一脚踹在唐诡左腿上,脚面接触到冷冰冰的钢铁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这种厚度,真的只是护腿吗?
“伊桑,你就是我的命。我亏欠你的太多,我。。。进屋说。”说罢默默撤身走回自己房间。”伊桑愣了愣,最后也跟着进去了。”
大堂剩下的四人进行了一圈眼神交流,气氛真尴尬。
“墨大夫,伊桑他什么时候入的谷啊”郭笑率先开口,
“大概一年前。他被所谓正派人士说作天一邪教,一路逃来昆仑后一直问我们谷众认不认识一个叫 唐包子的人,这名字挺普通,我们也就开始帮他找,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想见的人。后来在我们这住下了,几乎所有出谷的行动他都非要跟去,说要找人,这次也是一样。难怪找不到,这名字根本就是唐诡瞎说的。”说完摇摇头,带着唐业也回了屋。
就剩下了住在大厅孤独寂寞冷的郭笑和陆白,现在听墙根对郭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反正听不懂苗疆话,拉着陆白草草睡下。
再说进屋说话的唐诡和伊桑,伊桑带上门后还因刚才自己的猜想而烦心,他虽恨过唐诡,但从没希望过他伤成这样。唐诡见他这样表情,也知道是瞒不过了,叹了口气,在左臂机甲上打开几个繁琐的机关,咔一声,整个小臂脱落下来摔在地上。伊桑虽已猜到是这样,但亲眼目睹时心还是一颤。
“你这。。”“左腿也一样,我就不拆下来了,还要走路呢。这是叛徒所要做出的代价,感谢上天你们教主没把我弄死。”
“我们教主怎”
“唐门派到五毒的卧底,你会原谅么?你们苗疆人就是淳朴,竟然还让我娶了你。嫁祸、栽赃之类见不得人的勾当都做过,暗杀名单上还有你的名字呢”
唐业了甩铁质的左臂,苦笑道,“你恨我吗?”
伊桑真看不得这个表情,要他说的是真的,我现在就该把它直接打死啊,为何现在心那么疼呢?
“你为什么没杀我。”
“呦呦呦,我怎么可能杀我的心肝宝贝啊~看到你的名字之后我立刻跑去向咱教主认罪,教主废了我一手一腿,逐我出了五毒。活下来就是幸运了!不过我便不能去找你喽。。。哎你不过来打我吗?”见苗疆男子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站着,唐诡用拆下来的左臂挡着脸往人儿身旁凑,结果却被一把抱住。
“蠢蛋,我不恨你。”
突如其来的幸福弄的唐诡一下蒙圈了。
“宝贝儿。。。”
“但我没说不打你,你不回五毒就算了,怎么当采花贼的能跟我先说说吗?嗯?”
“那个什么,,,宝贝儿把笛子放下,我错了错了错了!!!!!!!!!!!”
(/////////)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