枔颜

称呼三今/枔颜都好――







久不更新的枔颜颜现在已经死惹/被打

赤鬼昼行【明丐】花唐

【五】
“白白他是你师父?!”郭笑一脸震惊来回看了几遍,这俩人有什么共同点啊! 听到这话医者明显一愣,盯着陆白看了许久,“你,,,就是大漠里面那个红眼男童?”
“师傅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说起来您模样变化可真不大!” 陆白兴奋的样子让郭笑看的有点出神,啊啊,若是能再和我师父见一面,应该我也会很激动的吧,可惜。
“徒弟,那日一别,到今天也有八年之久,说我一点都没变,玩笑话吧。”
“没有啊,你看我不是认出来你了吗”
“不是我报完名字之后你才认出的吗。”
“怎么会!”
“。。。 。。。
“行了行了!这是你师傅是吧!住进来行了吧!等会我去弄两套铺盖!”郭笑实在忍不了这其乐融融的画面幸福温馨的特效,闪得他心里不舒服。
“那就麻烦郭大侠了,对了,铺盖是三套。”
“还有谁?”
墨顾青笑了笑,“晚上他才来。先备着吧。去弄铺盖的话让伊桑和你一起去好了~”说着指了指一边药箱里翻找疗伤药一边碎碎念的毒经。
-----------------------------------再来镇-------------------
“我说,伊桑,你知道那个姓墨的说的人是谁吗?”郭笑边走边问身边的苗疆男子。“拉个我当然明白咯,他堂客嘛,还有,我不姓伊,我姓苗,苗伊桑,你这么叫我觉的乔别扭。”男子话语间颇有嫌弃的意味。郭笑琢磨了半天才算知道他说了啥,可是 堂客 这个专业术语可就听不懂了,堂客是什么啊,他中原话到底谁教的啊!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的郭笑只好无奈地继续走。一路上,郭笑和伊桑也算不打不相识,聊得倒也投机。
金乌西坠,玉兔初升,转眼已然到了三更,陆白被郭笑哄去睡觉了,在座的就剩了三人。“都这么晚了,墨大夫,你那个朋友什么时候到了,再等可就快天亮了啊。”听此,墨顾清笑容更深了一分,“快了,等会吧。”郭笑听他这么说,也只好等了。
“哗啦啦啦、、、、”窗外有树叶晃响,月光被一道黑影遮住一半,外面有人!青竹棒已被郭笑紧握在手中,人还未到,只见医者起身从窗边走开,躲在一旁
“啊啦,来了~”

评论

热度(6)